目前分類:同人衍生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aurus-亞爾迪巴朗篇

 

哇噢,媽媽我文藝了耶(毆)

真正的標題應該是:孩童亞爾迪的煩惱or好人卡是不管幾歲都能收的,尤其是自己主動領卡(好長|||b)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MINI-兄弟篇

 

ps.欠某人的,很糧食的一篇文

 

 

 

 

 

 

,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MINI-加隆篇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GEMINI-撒加篇

 

 

 

 

 

 

 

, , ,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注意事項:

.此為極度傷眼舊作,比幼稚園系列還早期的N年前糧食文,少女心滿佈,請自由地…奔逃XD
.原著背景,斷頭文,無下篇
.主CP為沙穆
.視手代木的LC冥王神話設定如浮雲(畢竟當時寫時LC才剛連載不久/抑或還沒開始連載…我忘了Orz)

最後還是說一句:這是篇充滿少女心的斷頭文,慎入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ies-穆篇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ies-史昂篇

 

 


 

 

那天史昂收到一個包裹。

 


看完所附的信,抽出其中幾張遞給穆,打開紅褐斜紋的方盒,裡面有二個大小一樣的禮盒,上頭的包裝紙有著小羊跳過柵欄的可愛圖案。

 

「穆,」史昂拿起其中一個,「這是你休米特叔叔寄給你的生日禮物。」

 

「休米叔叔?」穆看到一半忽然將信紙對著日光燈。加隆好奇地湊過去。「什麼東西?」「這次是蛋糕。」開心數著上頭的蠟燭數目。每次休米特叔叔給他寫信,總是用這種不知哪裡才有訂作的特殊信紙,透過日光燈所看到的是寄件人用心繪製的圖案。

 

艾俄洛斯小心翼翼地將穆禮物上頭的透明膠帶撕開。原因是史昂看到他本來要拿美工刀,走到他身旁悄悄地說:「穆很喜歡這種包裝紙,因為這是手工畫的。」將自己的也扔給他:「順便一下。」

 

等看不過去艾俄洛斯的速度主動上前幫忙的撒加拆完兩人的禮物,史昂隨即拿回屬於自己的那一份。「要看就看小穆的,我的?別想。」

 

「你利用完我兒子就把他踢到一邊,做爸爸的我要請求賠償。」

 

「什麼話,你兒子才是利用我兒子幫忙吧,是你這個父親教導不周。」

 

孩子們對每日上演的千日戰爭已習以為常(千日戰爭一詞由撒加發明,因為這兩人一日不吵比一日不吃飯還難過),現在都對穆打開的禮盒比較有興趣。

 

「巧克力耶~」艾歐里亞眼巴巴的望著穆手上的巧克力,加隆丟張衛生紙到艾歐里亞的臉上:「小艾,口水要流下來了…而且還是頂級的松露巧克力耶!」

 

撒加則是抓起桌上的抹布丟向加隆。「擦一擦吧,你有資格說艾歐里亞麼。」

 

加隆不慌不忙地接下暗器,「老哥你竟然拿抹布丟我~~~」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加隆對於這個平常用兄長身分欺凌他的撒加早就很不滿了,決定以牙還牙將抹布丟回,還沒丟到撒加,在空中就被艾俄洛斯攔截。

 

「別玩了。撒加,你也是。」

 

收到對方的責怪眼神,撒加開始裝無辜裝可憐:「艾俄洛斯…你竟然幫著加隆…」

 

艾俄洛斯分別給兩人一記指栗。指了指穆那邊。

 

「你們兩個再玩下去我不保證你們分的到穆的禮物。」


艾歐里亞很有興致地兩手撐在桌上看穆將巧克力分成一份一份,突然有不明物體掉落到兩份分好的巧克力上--

 

「紅、紅蘿蔔、」

「…豬肉。」

 

艾歐里亞與穆愣了兩秒,緩緩將視線移向罪魁禍首。

 

雙胞胎兩人很有默契地將菜渣飛到巧克力上的責任互推給對方。

 

「小穆!都是撒加啦!誰叫他要丟我!」

 

「我剛剛丟的時候抹布是包住菜渣的,是你丟回來時散開菜渣才會掉,都是你不好--」

 

穆很乾脆的將受害的巧克力一左一名推到兩人面前:「這兩份就給撒哥哥與隆哥哥。」

 

「「穆!」」

 

腦筋轉得快的撒加馬上將主意打到艾俄洛斯頭上。正想拉過艾俄洛斯說話時,穆將完好無缺的其中一份給艾俄洛斯。「艾俄哥哥,這個給你。」

 

「啊,謝謝…」還未說完穆又微笑接著一字一字說:「不.可.以.跟.別.人.換.哦。」

 

「呃…好…」被穆氣勢震到,艾俄洛斯只能點頭答應,底下左手無奈的將抓著他的手握了握,「我知道了。」

 

「里亞,這個給你。」

 

「嗯!謝謝小穆!」

 

 


「哇,那邊是怎麼回事。」

 

跟史昂抬摃的童虎發現意志消沉雙手抱膝右額掛滿三條線的藍髮雙胞胎。真是天降紅雨,難得一見的稀奇畫面。

 

穆走來也給史昂與童虎各一份。史昂吻了吻穆光潔的額頭,調皮地半閉隻眼:「穆,很久沒看到你生氣了哦。」

 

「啊…爸爸…」穆也覺得剛剛自己太過激動,有些不好意思紅了臉頰:「我去跟哥哥們說對不起…」

 

「穆就是這麼老實,跟某人不一樣。」

 

「你說什麼。」某人聽到疑似不是稱讚自己的自言自語。

 

「咳,沒什麼,我是說,穆的生日都過了禮物才到,太沒誠意。」

 

「你才沒誠意,穆昨天生日你竟然沒煮大餐,」由於史昂與穆的生日日期相近,連過兩次生日太麻煩,所以按照慣例都是在穆生日當天慶祝。「喂,不准吃小穆的巧克力,那是他的。」

 

史昂搶過童虎手上的巧克力,然後,吞下肚。

 

「喂!那是穆給我的耶!你這個餓死鬼投胎的傢伙。昨天是我的錯嗎?」

 

「就是你--竟然跑去泡女人--」

 

童虎一聽翻白眼:「我那是去相親,你以為我想去啊,我還不是當天趕回來了。」

 

父母之命難以抗違。童虎千里迢迢回到家鄉又再風塵僕僕地趕回來,結果趕在11點43分到家,還來得及將禮物放在穆的床頭。

「害得我要親自下廚,童虎你罪無可赦。」

 

嗯~松露巧克力真是太美味了,下次再叫休米寄來吧。

 

這才是重點吧…這個懶鬼。史昂其實很會煮菜,只是他太懶。童虎一直有個疑問,他這麼懶,是怎麼學會煮菜的?見史昂打開二包零食交替著吃,童虎忍不住皺眉道:「你還吃,才吃過晚餐而已不是。」

 

「我肚子餓不行呀,要你管。」

 

「…晚上吃零食,會胖哦…」

 

史昂很難得的停手,瞇起眼。「再胖,也沒有比你的臉圓,童虎。」

 

 

 

∮ ∮ ∮

 

 

 

3月30日的前一天,幼稚園來了名意外的訪客。

 

前去應門的撒加有些疑惑,對方很有禮貌地摘下帽子行禮致意。

 

「請問史昂在嗎。」

 


問明來意後撒加便帶領男子進屋。史昂正坐在桌上雙手抱胸閉眼聽米羅背書,背到一半的米羅忽然停止,史昂當他是忘記還在思索。

 

「後面還有一段,背不出來了?」

 

一睜眼,熟悉的友人就在面前。

 

男子對他微笑。「好久不見了,史昂。」

 

「休米!」

 

 

從未見過的訪客引起幼稚園裡不小的騷動。

 

「那個人是誰啊?史昂園長的男朋友?」

 

「噗!」米羅的話讓亞爾迪巴朗不小心被水嗆到,卡妙連忙幫他順背,無神的看(在米羅看來是瞪)了米羅一眼。

 

「想像力真豐富。」來小班串門子的沙加很難得給的是中肯而不是犀利的評語。「穆,他們只是好朋友吧。」

 

「嗯…」穆很認真、很認真、再認真不過的思考。「休米叔叔到了現在還沒結婚,真的是爸爸的關係麼…」

 

「……別想太多。」

 

 


「真是難得,好像很少看到史昂哥跟人聊天聊這麼開心。」

 

午休時刻,撒加三人安頓好小鬼們的午睡後,很自然地閒聊焦點當然是在甫來至今仍與史昂在談話的特別訪客。

 

「是啊,真的很難得哦。」

 

「嗯…目測187公分,身材…健美型,金髮,長得帥但還是沒我帥。男人稱讚男人是很奇怪,不過這個人是個不錯的男人。」

 

「…你們要八卦別在我面前講。」

 

這幾個孩子是太閒呀?就算現在是午休時間好了,就算要談論史昂的朋友好了,也犯不著圍在自己身邊說吧。

 

「童虎哥~你這樣很沒有風度哦。」加隆嘖了好幾聲,伸出食指對童虎搖了搖。「英國紳士…跟一個中國農夫比是天差地遠哦。」

 

「加隆,」撒加輕斥:「這麼說就太傷人了。」

 

不愧是進退得體的撒加,童虎在心中不住稱讚點頭,卻為下一句差點跌倒。

 

「應該說是中國平民比較好一些。」

 

「你們幾個--!」

 

「童虎你吵什麼吵,孩子們在睡午覺統統被你吵起來了!」

 

「……對不起。」

 


童虎自動到牆角報到。

 

 

 

∮ ∮ ∮

 

 

 

「你明天要和那個人出去?翹班?」

 

「什麼那個人,他的名字是休米特.葉利。休米被公司派來考察這裡的分公司,明天晚上的飛機回去,難得他來我總不好不招待他吧。」

 

「理由很冠冕堂皇,你只是想偷懶出去玩對吧。」

 

「童虎,」面對童虎無緣由的懷疑,擦拭頭髮的史昂停下動作,正眼瞧著童虎。「我是哪種人你不是應該很了解嗎。」

 

「…是我說錯話了。你明天就去吧,放心,園裡的事都交給我。」

 


他今天是怎麼了。

 

不只史昂想問這句,童虎也想自問一句:我今天是怎麼了。

 

 

 

 

童虎在二樓走廊來回踱步,思考今日的失常。好一會才注意到穆坐在樓梯口圓圓的臉正望著他。

 

「穆?你坐在這幹嘛?」

 

「我想回房間。」

 

「啥?那就回去啊,坐在這幹嘛?」

 

可是童虎叔叔你擋到我的路了…「童虎叔叔,你為什麼走來走去的?」

 

「嗯?有嗎?」自然反應靠在扶欄欄杆上。「穆,你跟那個休…葉利先生也認識?」

 

「嗯,認識啊,休米叔叔人很好哦,我住在加拿大的時候,休米叔叔常常來看我。」

 

「他和你史昂叔叔是好朋友?」

 

「是啊。」穆搞不懂為什麼童虎會問這麼奇怪的問題。「爸爸和休米叔叔認識好久了。」

 

「好久?他們不是大學同學而已嗎?」

 

「?」穆看了童虎好一會兒才接著說:「…童虎叔叔不知道麼?他們小時候就認識囉。」

 

「是這樣…啊。」

 

原來是青梅竹馬,難怪感情這麼好…停!他們感情好也不關我的事。無來由的覺得有些煩躁,搔亂頭髮一陣咕噥幾聲自顧自地回房。

 


穆對童虎離去的背影眨了眨眼。

 

 

 

∮ ∮ ∮

 

 

 

現在的氣氛叫做什麼?

 

一觸即發。

 

 


艾歐里亞頭低低的默默扒飯,以往坐在身旁的穆如今換成艾俄洛斯,而艾俄羅斯的對面坐著撒加與加隆,童虎一人獨自坐在桌頭。

 

氣氛很悶,眾人無言以對。

 

加隆很想開口說話但又不敢開口說話。連艾歐里亞都知道童虎在生氣,更不用說較年長的三人。童虎對一片沉默彷彿沒感覺似的,自顧自地吃飯。

 

「喂…撒加,你說個話嘛。」

 

加隆用手肘拐拐撒加。正在喝湯的撒加差點因此打翻手上的碗,他回瞪加隆,加隆裝作若無其事,朝對面的艾俄洛斯猛使眼神。

 

艾俄洛斯只是笑笑聳肩,以唇語說著"我也沒辦法"。

 

「哥哥…」艾歐里亞這時終於把頭從碗裡抬起,拉拉艾俄洛斯的衣袖,問:「小穆與史昂叔叔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加隆與撒加很自然地轉頭往童虎的方向看,童虎正把青椒肉絲挾回碗裡,對艾歐里亞剛才說的話絲毫未聞。艾俄洛斯只是低聲對艾歐里亞說:「他們待會就會回來了。」

 

「可是~史昂叔叔早上不是說吃晚飯前會回來麼?」

 

「嗯…他們等下就會回來了啦,里亞乖,吃飯。」

 

童虎的臉還是一樣面無表情,不過隨著艾歐里亞的問話有逐漸加青的趨勢。艾俄洛斯盛了碗湯給弟弟,拉下艾歐里亞的注意力。

 


電話鈴聲響起,距離較近的加隆走去接電話,肩膀夾住話筒手扒飯碗邊說邊吃。「喂…哦,老爸啊。」

 

一句「老爸啊。」將飯廳其餘人--除了童虎的注意力全吸引住,艾歐里亞乾脆放下湯匙跑去客廳,想聽加隆與史昂說些什麼。

 

坐在飯桌旁的撒加與艾俄洛斯雖然很鎮定,不過在聽到加隆喊完一句老爸後就沒下文,倒不如說是加隆特意壓低音量不讓他們聽到。艾俄洛斯在心裡祈禱在這時候不要又出了任何差錯。

 

掛上電話,加隆與艾歐里亞回到飯廳。他只不過接個電話而已嘛,怎麼撒加與艾俄洛斯的表情很像等了他一世紀似的。「呃咳!」他清清喉嚨,說:「老爸說---」

 

「怎樣?」

 

「他不會回來吃晚飯,很晚才會回來。」加隆偷瞄童虎邊說,說到最後越說小聲,最後一句簡直是耳語了:「他要我們不用等他與小穆…」

 

"唰"地一聲童虎迅速從椅子上站起,一句:「我吃飽了。」將碗筷置於水槽,就著背影的姿勢對他們撒加等人吩咐:「你們吃完之後收拾收拾,把剩下的菜全倒掉。」

 

 

 

∮ ∮ ∮

 

 

 

輕手輕腳地帶上大門,抱著熟睡的穆,史昂絕佳的視力即使在黑暗中依然能見滴答滴答緩慢走動的大鐘。

 

還沒12點啊,他心想。踏上樓梯,眼角餘光瞥至某處還有亮源。一進廚房,就見童虎拿著茶杯喝水。

 

童虎一見史昂正想開口,史昂對他做了個噤聲手勢,先將穆放在客廳的沙發椅上再折回廚房。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不過童虎覺得他再不給這隻笑面狐一點教訓的話他大概會氣到英年早逝。但他的理智很清楚如果真要與史昂幹上一架,輸的人絕對是他。

 

於是史昂看著童虎的表情是非常生氣卻又無法發作,也拿了自己的杯子走到童虎身旁倒些水來喝。

 


「童虎,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的。」

 

「我只想說,你趕快去死一死好不好!」

 


就算發現在對方生日當天詛咒對方去死是很缺德的事,但話都說了也收不回來,童虎也只好繃著臉故意不看史昂,繼續喝他的水。

 

史昂對童虎難得惡毒的話不以為意。他涼涼地說:「可是我記得有一個人說過我是禍害,禍害遺千年啊,真.可.惜,童虎,你的願望很難達成了。」

 

「神經病。」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反正他剛剛都叫別人去死了,橫豎都是死,那就讓他罵下去吧。「我不陪你練瘋話了,你要怎樣都與我無關。」

 

「等等,童虎,我的大餐呢。」

 

這個厚顏無恥的傢伙還有臉跟他說大餐!?不提還好,一提怒火中燒,想破口大罵,史昂又對他比噤聲的姿勢,氣勢涼瞬間了半截,只好揪住史昂的衣領拉過他直接對他的耳朵開火:「你這個王八蛋,說要吃的人是你,不回來吃的也是你,我早就讓艾俄洛斯他們把剩下全拿去餵豬了。」

 

意思是自己比豬還不如吧?史昂第一反應地想,當然他知道單純的童虎不過作如此心機般的諷刺。童虎雖然常常抱怨來抱怨去的,但還是肯讓自己使喚,不管是打掃收拾料理,童虎可說是個稱職的管家--現在好像不是想這個的時候。

 

史昂動作優雅地將童虎的手指一只只的扳開,「好吧,今天算我不對,可以吧。」這話在童虎聽就跟"你的包子是我吃掉不是加隆吃的,這樣總行了吧"一樣,一點想讓人原諒他的感覺都沒。

 


「你---」

 

「童虎,今天我生日。」

 

「哼!」用力打掉史昂伸出的手,「你跟豬要吧,現在去追說不定還有菜渣可以吃。」

 


但史昂還是笑意滿面的看著童虎,童虎也不遑多讓回瞪。經過半刻的對恃,最終童虎還是敗下陣來。他很不爽地打開電子鍋,史昂自動自發地拿了副碗筷悠然自得的等著童虎把那一鍋端到他面前。

 

「你真的是餓死鬼投胎,都什麼時候竟然還要吃。」

 

史昂所謂的大餐其實就是在生日當天吃豬腳麵線加幾顆紅蛋,就算現在是待在充滿現代味的西方國家,對他來說遵循傳統--雖然是選擇性的,是身為一個漢民族後裔該做之事。

 

「12點又還沒過,我吃是理所當然的,再說,這個本來就是要給我吃的不是。」將一塊香味濃郁極富彈性的豬腳送進嘴裡。

 

「紅蛋呢?」

 

「急什麼急,正要拿去微波啦。」

 

 

 

 

「穆?」

 

聽到樓下有細微聲響,而下樓查探的撒加,發現穆蜷縮身子靠在沙發上。

 

「你回來了?怎麼一個人在這呢?爸爸呢?」

 

穆手一指,微笑:「跟童虎叔叔在做感情的交流。」

 

 

 

 


過了幾日,史昂又收到回國友人寄來的掛號信件。

 

史昂看完內容後臉色大變,抽出裡面數張照片更是冷汗直流,只差沒讓視線在照片上鑽出幾個洞來。

 

好奇心一流的加隆大爺就趁史昂那百年難見的分神之際搶過史昂手中的信紙開始對空朗讀,除了窩在房裡的艾歐里亞,在一樓的所有人都聽到他特意放送的大聲公。

 

史昂羞怒交加的神情讓童虎越來越想看那些照片,一向的追逐戰立場頓時顛倒。

 


「老爸,照片借我們看一下嘛!」

 

「是啊,史昂,借看一下又不會少塊肉!」

 


有著共同的敵人(?)的人就是朋友,童虎與加隆並肩作戰追著史昂跑。

 

「世界奇觀、世界奇聞、世界奇談。」

 

「太誇張了,撒加…」

 

兩人對著休米特葉利寫的信研究中。

 

穆慢條斯理將信封上下裡外看了又看,突然摸到什麼,很小心地將信封背面撕開,有夾層。

 

穿著白色婚紗的史昂站在照片中間,對照片右方的一名同樣白紗打扮…應該也是男兒身的人露出自得意滿的微笑。

 

 

 

 

"壓軸的總是藏的比較好,這是決賽照片。"

 

瀏覽完照片背後的一句簡短訊息,穆把相片收回信封內,放進懷裡。

 

 



「--等一下給童虎叔叔吧。」

 

 

 


 

TO DEAR史昂

 


你看到照片會很驚訝吧。
回國後才發現這個忘了帶去給你,只好補寄囉。
還記得以前唸書的時候,你為了不要讓隔壁班那個囂張的傢伙再
找我們班的碴,跟他打賭在學生會舉辦的女裝大賽上奪冠的話,
他就要裸體繞全校跑三圈,還要邊跑邊喊:朱力華爾滋是笨蛋,
企三A的大人們請原諒我!

前陣子整理相簿時翻到這些我當初冒著生命危險偷照的照片。
初賽、預賽、複賽我都有幫你留念。
事過多年,你可不能跑來英國追殺我哦,哈哈哈--照片是你的
另一份生日禮物。

 


你永遠的好友 休米特

 

 

 

《完》

 

 

-------------------------------

能打上完一字真是件快樂的事啊
雖然拖了很--久--(面壁ING)
基本上後來的誕真的是拖過一月又一月…
還是挖個洞埋了自己算了- -

 

,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isces-阿布羅狄篇

 

 

 

 

 

 

 

 

 

阿布羅狄有雙明亮的大眼睛,尖挺可愛的俏鼻,小巧豐滿的紅唇,綢如緞的自然捲髮,論誰來看都是十足十的美人胚子。

 

也許是因為擁有美麗的外表與家人的溺愛,所以年紀小小的阿布羅狄性格有著無傷大雅的驕縱與任性,有時還會以命令語氣與他人說話,在幼稚園裡大多人都讓著他(成熟、粗線條、不計較的各佔三分一)。

 

如此高傲如美神阿芙洛黛蒂的他--阿布羅狄之名即是由此而來,卻也有個能夠讓他聽話做個乖孩子的罩門存在。

 

而且這個罩門是阿布羅狄心甘情願的擁有。

 


「雅爾,你看,這是今天的玫瑰哦。」

 

陽光灑滿大半角落的房間,捧著大束玫瑰的阿布羅狄,坐於床沿對他開心的微笑。

 

由於逆光的緣故看不清孩子的面容,沐浴在陽光下的銀藍髮顯得耀眼,纏繞於頭上的繃帶卻也因此更加刺目。

 

「嗯,它們一直都是這麼地有活力呢,」手指滑過輕觸花瓣微晃露水的紅玫瑰,「就跟阿布你一樣。」


阿布羅狄家後院種了一大片玫瑰,紅色白色為主,其中還夾雜些玫瑰。阿布羅狄常幫著母親照顧這些艷麗可人的嬌貴花朵。不知是否日夜都與這些花兒們在一起的緣故,阿布羅狄身上總帶有一股淡淡地玫瑰香氣。

 

「阿布羅狄--」阿布羅狄的母親站在房門雙手扠腰,輕嘆口氣,「就知你在這,校車已經來囉,還不快去?」

「那雅爾,回來再陪你哦,我去上學了。」

「快去車上繼續睡吧,呵呵。」

 

與雅爾互道親吻後,阿布羅狄便同母親離開。


招呼的手隨著逐漸隱去的笑容緩緩放下,另隻未被繃帶遮住的眼瞳中跳動著落寞的神情。

 

 

幼稚園的人們都知道阿布羅狄有個孿生哥哥。曾經迪斯馬斯克為了報平日被阿布羅狄欺壓的一箭之仇,故意在阿布羅狄照鏡子時挖苦他:不用照啦,雅爾帕菲卡比你還漂亮。

 

通常阿布羅狄出手揍人的理由百分百是被誤認為女孩子;若是有人質疑他的美貌,他則會用不知哪來的毒舌逼使別人就範。可聽到迪斯馬斯克這麼說,竟然一反常態沒有半點動怒的跡象,反而還跟著點頭附和。

 

「嗯,雅爾真的很漂亮哦!我最喜歡他了。」

 

迪斯馬斯克再添一敗。

 


阿布羅狄完完全全繼承了母親的湖藍髮,雅爾帕菲卡則是混雜了父親的銀髮與母親的湖藍,形成美麗的銀藍色。另外阿布羅狄左眼角下有顆痣,基於這兩個理由,兩人雖然是雙生兄弟,還不至於讓人分辨不出。

 

「早安…撒加哥哥…」

「早安,阿布羅狄。」

 

被當成靠枕的迪斯馬斯克揉揉發麻的右肩,雙眼埋怨又帶點羨慕望著被撒加抱在懷裡還睡眼惺忪的人。這傢伙不是每天早上都很早起床嗎,為什麼上車後又馬上睡的跟豬一樣叫都叫不醒~~~~~~!

 

小迪斯很想當場在地上打滾證明他的無奈與血淚控訴。

 


也許是同樣身為雙胞胎的緣故,當然啦,像穆、沙加、卡妙等等漂亮的人他都很喜歡,但在幼稚園裡他特別喜歡撒加。撒加年輕俊秀,性格又好(好?),多才多藝,是阿布羅狄憧憬的對象。

 

就跟雅爾帕菲卡哥哥一樣。

 

 


「雅爾,練琴時間到了哦。」

依依不捨地收回定焦窗外大片蔚藍的視線,雅爾帕菲卡閤上始終停留在某一頁的書,乖巧地回應作為自己家庭教師的母親。

「是的,媽媽。」

 


「吶,迪斯。」

「叫我迪斯哥哥。」

正專心打掌上型電動的迪斯馬斯克,一心二用地糾正阿布羅狄對年紀大同輩的稱呼。

「迪斯,再過三天就是我的生日,你要送什麼禮物?」

「叫我迪斯哥哥。」

「那…小蟹。」

「也不要叫我小蟹!!」

 

說到這個恥辱(別懷疑,小小年紀的迪斯馬斯克恰好就懂得這兩個字的意義)的暱稱,他就不由自主地尋找那個人的身影…不在這裡。算了,他已經立志要做大哥,做大哥就不能與小弟吵架。

 

於是迪斯馬斯克只好用力、努力、費力地忍下想罵人、揍人、捏人的衝動,不厭其煩的重覆:「叫我迪斯哥哥啦,我比你大耶。」

 

「迪斯小蟹,你要送我什麼?」

阿布羅狄什麼都不缺,尤其不缺美其名稱為鍥而不舍冒險犯難說難聽就是厚臉皮不怕死的精神。就見迪斯馬斯克的手很大地顫抖了下,"GMAE OVER"字樣大大顯示在螢幕上。

 

「阿、布、羅、迪、」

阿布羅狄眨著無辜不知發生何事的大眼看著臉色變青滿臉生氣的迪斯馬斯克,又再火上添油一句。

「你的臉變成青色的耶!跟我們家昨天晚上吃的青花蟹顏色一樣哦!」

 


……

 

 

「不要叫我螃蟹!不要叫我螃蟹!不要叫我螃蟹---!!」

「哇---」

 

「這裡是怎麼了。」

聽到大呼小叫的聲音撒加與艾俄洛立即衝了進來,就只見穆與沙加兩人若無其事地在下棋(真的是在下棋),而迪斯馬斯克在滿間追著阿布羅狄跑的同時還不忘閃過兩人。

 

「啊,撒哥哥,艾哥哥。」

「不用理他們,過一會就好。」

沙加永遠的都是這麼超出年齡的冷靜,順便還吃了穆的一支相。

 

「…應該沒事吧。」

「…嗯。」


阿布羅狄雖然被滿室追著跑,但臉上表情卻笑的挺開心。簡直跟追他的那個人有著天壤之別。

 

「不准叫我螃蟹!也不准叫我小蟹!更不要叫我迪斯小蟹!!叫我迪斯哥哥---!!!」

 

 


「雅爾雅爾。」

「什麼事,阿布。」

「吃完飯彈琴給我聽好不好?」

「好啊。」

「不可以,帕菲該休息了。今天練琴也練的比平常久,吃飽就回房休息。」

「……」

「…啊,說的也是,雅爾還是休息比較好。」

 

雅爾帕菲卡無法拒絕母親的關愛,但他也不願見到阿布羅狄失望的笑臉。

 

父親的工作並不需要時常出差,但為了雅爾帕菲卡,他頂下了許多同事的出差機會只為尋找能讓雅爾帕菲卡活得更健康的名醫。

 

母親辭去高薪律師的工作就為了能好好照顧他,同時也不忘教育雅爾帕菲卡,除了讀書外,還有其它的才藝。

 

現在正值小孩子愛玩的年紀,阿布羅狄卻總是時常拉著雅爾帕菲卡兩個人待在房裡說著幼稚園內發生的趣事。

 

雅爾帕菲卡不只一次這麼地想,相反地,一天大部份時間都待在床上的他時常這麼認為。

 

是他拖累了他親愛的家人。

 

 

「雅爾,大後天是我們的生日,你想要什麼生日禮物?」


通常父親母親不在房內時,阿布羅狄會直接鑽進雅爾帕菲卡的被窩,雅爾帕菲卡也覺得這樣很有趣,會與阿布羅狄在被子打鬧。

 

每次阿布羅狄都因擔心雅爾帕菲卡的身體而適可而止的玩;不過雅爾帕菲卡卻希望能夠玩久一點,不要在意他的身體。

 

因為這樣,他才覺得自己像個孩子。

 

而不是為了不讓父母弟弟擔心而必須懂事成熟的乖孩子。

 

一個普通的孩子。

 


這是他每年生日的願望,與最希望得到的生日禮物。

 


「我好想…」

「嗯?」

「我好想去遊樂園看看,就算只是旋轉木馬也好,可以的話…」

「…雅爾…」

「我不能這麼任性,阿布對不起,我再想別的。」

「不,雅爾…」阿布羅狄緊緊摟住雅爾帕菲卡:「我們一起去求爸爸媽媽讓你去。」

雅爾帕菲卡輕輕撫摸阿布羅狄的臉。

「謝謝你,阿布羅狄。」

 

我最親愛的弟弟。

 

 

說實話,雅爾帕菲卡還是不太敢相信。就算他現在已經踏上遊樂園的土地。目瞪口呆直到阿布羅狄抱著他好一會兒後才反應過來。

 

「雅爾,我們到遊樂園來囉。開心麼?」

「…嗯。」他轉頭親了阿布羅狄一下。「很開心。」

「雅爾開心我也開心~爸爸媽媽我和雅爾先走囉。」

「阿布!別拉著帕菲跑!用走的!」

「讓他們去吧,我們只要在背後守護他們就行了。」

「…親愛的?」

「孩子的媽,妳看到雅爾帕菲卡臉上的笑容了嗎?」

「笑容…」

 

遠方的兩個孩子興奮的像小鳥般吱吱喳喳個沒完,不時還傳來銀鈴般的清亮笑聲。

 

推了推滑下的眼鏡,高大男子說道:「發自內心的笑容,才是孩子最漂亮的表情。」

 


雅爾帕菲卡雖然不能碰觸那些對他心臟會造成負擔的遊樂器材,但能來到遊樂園他還是很高興。

 

阿布羅狄也很高興,因為他好久好久沒看到雅爾帕菲卡笑的這麼開心。對他來說,能看到雅爾帕菲卡的笑容是他最大的快樂。

 


兩個容貌出眾的孩子走在路上難免吸引路人的注意,不少人對他們倆指指點點。阿布羅狄已經很習慣這種場面,還會對路人放送禮貌性的微笑。雅爾帕菲卡自出生開始踏出家門通常進出的只有醫院,現在像這樣被人行注目禮他覺得有些不自在。

 

下意識地摸向昨天才剛拆掉繃帶的部位。

 

「怎麼了?雅爾,眼睛還痛麼?」

阿布羅狄停下腳步像醫生那樣仔細觀看雅爾帕菲卡失去光澤與焦距的左眼。

「沒事,早就不痛了,只是走路還會覺得怪怪的而已。我們再玩一次那個好不好?」

「好啊,可是雅爾你不會累麼?」

「雅爾累了麼,要不要爸爸抱?」

面對伸向自己的大手,雅爾帕菲卡搖頭:「不用了,我不會累。」

「還是休息一下好吧,雅爾?」阿布羅狄也加入勸說的行列。

「我…我真的不累。」

 

雅爾帕菲卡本來因過度興奮不覺得有什麼,可重複玩了幾遍旋轉木馬天鵝船之類的器材後,其實是想休息了。但他不知道以後是不是還有這樣的機會可以出門去玩。所以,就算覺得很累了,他還是努力打起精神。

 

「我想玩,爸爸,讓我玩好不好?」抬雖然父親眼裡透露著不贊同,但雅爾帕菲卡異常堅定的眼神讓他有些動搖。

這個孩子…是不是…

「嗯…」男子考慮了會,摸摸二人的頭,「好吧,但這次玩完後,一定要休息哦,雅爾。」

「好!謝謝爸爸!阿布--!」

「雅爾,別用跑的…你會累。」

「不累不累,我們來玩吧。」

 

兩人的目標只是一旁無人的翹翹板,在其它孩子眼裡,這只是再普通不過的遊樂設備,但在雅爾帕菲卡眼中,就算讓他玩上一整天他也願意。

 


他是真的真的很願意能夠一直跟阿布羅狄玩著翹翹板的。

 

 


砰。

 

 

 

「雅爾!」

 

 

 

 

 

再度醒來時,又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白色天花板,與充滿消毒藥水味的空氣。恢復意識的同時後腦勺傳來一陣疼痛。

阿布羅狄趴在病床的一邊,牢牢的握住他的手。

 

「阿布…」

 

查覺細微聲響,本坐在一旁看書的父親,見大兒子醒來便衝上前:「雅爾,你醒了!現在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爸爸,會吵到阿布的。」對父親做出手指擺唇的動作,指了指打呼的雙生弟弟。

 

「嗯…?」隨後醒來的阿布羅狄,對著雅爾帕菲卡愣了三秒…「雅、雅爾…!」

 

「阿布羅狄,別這樣,雅爾會難過的。」

 

「沒關系,爸爸。」

 

雅爾帕菲卡低頭輕拍阿布羅狄的背。被阿布羅狄抱著一點都不難過,反而感到很溫暖,很安心。

 

「阿布羅狄,我沒事,別哭了喔。」

 

「雅爾…嗚…」

 


雅爾帕菲卡好後悔,如果那時就順著爸爸的意先休息一下的話,也許他就不會一陣暈昡從翹翹板摔下而失去意識。醫生說有些稍微腦震盪,但無大礙。

 

可也因此母親顧他也顧得更緊了,從醫院回來的那幾天,他只有上廁所被允許下床而已。

 

阿布羅狄也被母親破天荒地罵了第二次。如同前一次,被罵時一句話也不坑,被罵完就猛對雅爾帕菲卡道歉。

 

 

「阿布羅狄,睡著了嗎?」

「雅爾也還沒睡麼?」

「我可以過去跟你一起?」

「好啊…不要,我過去你那邊。」

「好。」


張開手,從窗簾細縫透進的月光,彷彿將雅爾帕菲卡的手掌切成兩半。阿布羅狄突然覺得有些害怕,拉下雅爾帕菲卡的,緊緊地握在手裡。

 

「哥哥,對不起。」

「阿布羅狄,你跟我說過好多次對不起了,不要再說了好不好?」

「可是…如果那時雅爾就先休息的話,晚點再去玩的話,雅爾就不會從翹翹板上跌下來了。」

「阿布,不要怪你自己哦,是我自己明明累了可是還想玩,我是壞孩子,讓爸爸媽媽阿布擔心了。」

 

「不是不是,雅爾才不是壞孩子!」阿布羅狄猛地激動起來:「雅爾是阿布最好最喜歡的哥哥!」

「阿布羅狄…你也是我最喜歡的弟弟。又哭了…不是說了不哭的嗎?」

阿布羅狄斷斷續續地啜泣:「我以為…我以為…雅爾又會像上次那樣…差點…差點…」

 

「我不會死的,阿布,死神如果要來抓我的話,我也會跑不讓他抓我的哦。」雅爾帕菲卡吻去阿布羅狄的掛在眼睫的淚珠,「阿布會保護我的對不對?」

「嗯!我才不會讓死神帶走雅爾,我會保護你!」

「你要怎麼保護我呢?」

「嗯--我可以用玫瑰花丟它,玫瑰花身上有刺!」

「呵呵呵…但阿布不是很喜歡玫瑰?丟了可以麼?」

「沒關係,因為雅爾哥哥最重要。」

「謝謝。你保護我,我也會保護你的,我用澆水器丟它。」

「呵哈哈--」

「嘻嘻、」

 

兩人十指交握,額輕靠對方,默契的微笑溫暖彼此的心。

 

「我好喜歡雅爾。」

「我也好喜歡阿布。」

「呵~」

「怎麼了?」

「雅爾我跟你說哦,明天迪斯哥哥就會送我們禮物了!」

「哦?我也有麼。」

「當然囉,因為雅爾與阿布是分不開的。」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

 

 

 

直到永遠。

 

 

 

《完》


------------------------------------------


= =

其實原本想讓某人去見哈迪斯的
後來想想,為什麼黃金聖誕我老是在搞悲情、悲劇(?)呀
結果還是收手了

ELM是榆樹的英文
花語是高貴
個人覺得與阿布羅狄本身個性很符合
況且雙魚誕當天的生日花就是榆樹
(說是榆樹不如說是指榆花="=)


聖文越寫到後面越寫無力,真是對不起後面的角色們Q_Q
切腹先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quarius-卡妙篇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apricorn-修羅篇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agittarius-艾俄洛斯篇

 

 

 

 

 

, , ,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是為了向米羅大爺賠罪而寫的

 

背景是幼稚園的延伸,與正文無關

 

米妙有,請注意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corpion-米羅篇

 


這個…標題與內容看似無關,但還是有關的= =|||


沒關系,我知道很難懂(踹)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ibra-童虎篇

 

 

 

 

 

,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Virgo-沙加篇

 

前言:

 

大概、也許是與標題沒什麼關係(汗)
另外本文並無影射批評任何宗教,請勿過度聯想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Leo-艾歐里亞篇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舊文,可能傷眼。

2.半架空。

3.黃金中心。

4.本來是誕文但時常趕不上乾脆一人一篇了。

5.部份人名採用中國譯名(覺得唸起來跟日文原音最相近,當然台灣中譯也是ok的XD)。

 

 

 

 

 

, , ,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