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同人衍生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言:不愛寫長篇,卻老是寫系列文= =
落日物語基本上是寫作者喜愛的配對,嗯,BG與BL都有
全是現代背景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鷹荻短篇。 








「現在我活著回來,你可以原諒我了。」

就算逃走是武士的恥辱,但為了與他的約定,拼上最後的氣力,回來。

總是懾服他的氣勢與道理之下,現下卻沒有"啊啊,終於扳回一城"的愉悅心情。


依舊冷靜的面容,可,抱著他的手不斷顫抖。


「你做事,永遠只作一半嗎。」

首次覺得說話是如此困難,聲音好像不是自己的。對方嘴角的鮮血此時格外刺目,他費了極大的勁才使自己別閉上眼睛。

「做一半,真是我的寫照。不想師尊叛國,最後自己叛國;不想傷害東瀛的人,最後卻死在,自己族人手下。哈!」荻神官的手覆上他的,他輕輕反握回去,可以的話,他想一直握住這隻手。京極鬼彥的殺招兇猛非常,喉頭一窒,忍不住又嘔出一口血,些許沾上荻神官水藍衣衫。「我…我…呃…!」

神鶴佐木已不忍再看下去,一偏頭,只餘心疼愛徒之嘆。同樣也是重傷在身的問天譴,鬆開緊握的拳頭,深入手掌的指痕已近見血,顯示他的自責與悲痛。無聲搭上神鶴佐木的肩,出聲安慰已是多餘。


沖田鷹司拿出一條禇色手巾。「這條絲巾…送我好嗎?」

那是荻神官曾經拿來幫他包紮傷口的手巾,荻神官難得一見的溫柔,令他永難忘懷。這條手巾洗淨之後便被他視為珍寶,小心翼翼的放在裡衣近心口處,彷彿如此,便能將荻神官牢牢的鎖在心上,永遠不放開。

「很久以前我就送給你了。」 稍頓的回覆已洩露自身情緒,聲音嘶啞的連他自己都感驚慌。抓著他的手越漸冰冷,現在,他也只能說出這麼一句。

深怕再多說幾個字,許久未見的淚便會奪眶而出。 


「哈…呃…」 

沖田鷹司自小不信神佛,可他這卻是首次誠心向上天請求,不知中原的神明是否聽得懂他用母語說的話?能否,再給他多些時間,他還有…還有很多話想跟荻神官說。

他想知曉荻神官為何女扮男裝,但當時荻神官卻以一句"想探聽秘密,你的進度還不夠"為理由不肯多說。

現在,荻神官說的這句話…是不是代表…他的進度總算…夠了呢…?

最終最後的遺憾,還是來不及親口喚出他的本名。

手滑落,卻仍是緊握手中之物不放,鮮血隨弧度順流而下,將本呈赤色的手巾更加染深。


「…我真是上輩子欠你們的,活著的時候替你們操心,死的時候替你們傷心。」

得知梅神官死訊那刻,他的腦中有片刻空白。

在神女島已讓新任女神封緋玄華封印的現在,仙靈地界,確確實實,只剩他一人了。

若不是沖田鷹司當時在他身旁,說要在別人面前逞強也好,說習慣性地逼自己冷靜也罷,也許,那時便已落淚了吧。



交淺緣深。

那時娘娘正為神之女與皇甫定濤兩人之事傷神。對他如此言道。

神之女封緋與碾鑄神手皇甫定濤相識不久便互許心意,之後幾度分合,結果一人死,另一人盡己天命。

但最後,兩人都是笑著離去。

縱使陰陽兩隔。


那麼交淺緣深,也適用他與沖田鷹司麼?

不然這名認識尚不足三月,有些愣頭愣腦又固執到腦筋打結的東瀛青年之死。

何以讓他心痛到不能自己。



他忽然很想再聽沖田鷹司老是對他說的那句:抱歉。

只要他能夠再對自己說話,不管說什麼都好,就算要告訴他自己女扮男裝的原因,他也會毫不保留全盤托出。




不過,他是荻神官,仙靈地界的荻神官,總是冷靜地以犀利的口才對他人說明道理的荻神官。



「他們可能繼續追擊,二島主,普生大師,我們離開吧。」




將鷹司遺體交給自己的時候,神鶴佐木看不清荻神官的表情。藏在墨色瀏海後的冷然雙瞳,不知是否有為徒兒留下那熱燙的晶瑩。

鷹司與荻神官之間他不是看不明白,也曾向梅神官確認荻神官的真實身分。

與鷹司一戰後鷹司便依約留在中原,他很高興,也替鷹司高興。

他知道鷹司並不想跟荻神官分開,而他也覺得務實的荻神官能讓鷹司改變他以往較於天真的想法。

思想改變,不論是人還是武學,皆能更上層樓。



還正想著要如何撮合他們的時候。



而如今。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基本上是斷頭文 
雖然很喜歡封禪劍雪吞佛,但實在寫不來BE…Q_Q 


我就是對雙邪怨念很深= = 
這個夭壽吞,真是的! 
(吞佛:汝不想活吾倒是不判意助汝一臂之力) 




一、


甫自蓮中醒來,便見那坐化的枯骨。

略眨猶帶迷濛的湛藍碧眸,在其面前,跪下,叩頭。

記憶中唯一的名使他不自覺地做出此舉。伸手撫向枯骨的瞬間,池中其餘白蓮散發耀眼金光,照亮整個九峰蓮滫。

張開雙臂環抱這令人熟悉安心,帶有慈祥清聖的氣息,同時望向一邊自他清醒後便不斷閃耀赤色光芒的不明物體。


「朱厭...」

孩童般的清亮嗓音,疑惑又好奇的他,偏頭注視這興奮莫名,主動告知自己名為朱厭之長形尖銳物。

本想開口詢問,但朱厭立時要他將藏於黑色大石後的衣物穿上以免受寒。他「喔」了一聲乖巧聽話挑了一件與自身髮色相符的淡綠衣衫套上。

他是不怕著涼,相反的,他還挺喜歡這清冷的空氣和環境。

坐化老者似乎對這少年挺照顧的,除衣物外,連些生活必需品都已替他準備妥當。

白蓮輕搖,聖光漸散,綠漾少年揹起朱厭。

「師尊,徒兒要離開了。」

拱手拜別,朱厭微閃紅光,洞外吹進微風,也吹動了老者白眉,似是回應。

飄雪依舊,不停止的風雪,新生的綠影,邪盛的魔劍,一段已定結局的天命之輪,就此轉動。






這根本一點都不像平時的他。

照理說平常的他,看見這殺人放火搶劫村莊的場面,他會冷眼睨視,而後什麼也不做的繼續漫步而行。

既被人稱做人邪,自然是做邪性之人。他人死活,與己無關。冷漠個性,盡露無遺。

所以當那群盜順著那被母親護在懷裡,顫抖不已的男孩視線望向他時,他想,救人,沒興趣;殺人,倒是來者不拒。


勇猛如他,獨自面對三、四十名的兇惡盜賊,仍面不改色。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也顯出這群盜賊似乎不凡。見其衣著,該是最近北域裡名聲響亮的刀影幫。

他無意做人人稱頌的滅惡英雄,只是習慣將踏進他三步範圍之內的人送下地獄見閻王罷了。

結束最後一名紅衣盜賊的生命後,一劍封禪殺誡拄地,腹部鮮血不斷,低沉的嗓音響起:「也該出來了吧。」

話語一落,七、八名蒙面刺客頓時出現在人邪面前。

「人邪,奉主人之令取你之命,納命來吧!」

「哦?」殺到赤紅的眼,冷淡鄙夷的視線,以稀鬆平常的口氣說出足以挑釁對方的話語。「拖了三日才來取命,未免嫌晚了吧?只怕是拼不過我人邪,所以想等我露出疲態之時趁機殺人。無膽,無勇氣,還有---」

劍氣瞬間劃過帶頭刺客頸項,血濺滿天,血花飄落。

「無命之徒。」

聞此囂狂之言,見此猖狂之景,「誇口!」一出,其餘刺客便集體攻向一劍封禪。





沒有過去的他,追尋過去,是他目前唯一想做,且能做之事。

從蓮中誕生的他,雖是初生卻非全部無知。


一蓮托生。


一蓮托生是他的師尊,但...何時拜他為師?為何拜他為師?他無憶無知。


朱厭。


朱厭應是師尊欲託付的給他的兵器,但,為何要託付於他?朱厭為何會在九滫蓮峰待他醒來?他亦無憶無知。


朱厭什麼都不告訴他。

事實上,自那日離開九滫蓮峰後,不論少年說什麼,朱厭再也沒回答過,僅以紅光做回應。

少年對朱厭的行為做出了「它是要我自己想吧」的結論。

此後少年除了睡覺以外最常做的事情是:思考。



在追尋的過程中,旁人給了他劍邪的名號,源由是他所揹之劍,朱厭。不論是誰,只要一靠近,朱厭便會散發邪氣將人驅離。

於是乎劍邪之名不脛而走。

劍邪此名,他不以為意,但也非不在意。因為,這名號倒是替他帶來了許多不必要的困擾。

許多人的確因此名號對他懼憚,但挑戰他之人也為實不少。

喜愛恬靜不愛熱鬧的他,行走之地,越來越偏深山峻嶺;追尋過去之旅,越來越成探訪名山景水之行。

九滫蓮峰一直是他心繫之處,即使那裡一眼望去皆是蒼茫雪景,一無所有,但仍是他唯一的歸處。因此每在江湖行走一段時日後,便會回到九滫蓮峰。



行至九滫蓮峰山腳下的村莊,已成一片火海的村莊立於眼前。雖然這村子的人對他仍是懼怕,但善良的他還是急忙在村裡找尋生還者。

傾倒的屋舍,遍地村民屍體,在在顯示生還者已近乎無有。走至村莊一處,發現有人正一劍刺向一名黑衣矇面
之人,後者抖動一下,便魂歸西天。


好奇走向已呈半跪狀態的褐紅人影。對方抬眼看他,正想開口說話時,對方的意識已進入黑暗深淵。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很冷…|||b 

 



1.某水果日報今天某版的某新聞之撰寫的某記者,名字與目前某同學同名同姓,實在是太強了,都姓劉,然後最後一字都是伶。害我一時懷疑某人何時跑去當記者了。

 


2.某友每次與本魔msn時,都會把「你家的襲滅老大」打成「你家的熄滅老大」,怪不得本魔從以前就覺得老大的名字給本魔異常的親切感,原來是這麼熟悉的詞語啊......停!耍!住口!麥吵!老大要是熄了那蓮華大師還有幸福在麼> < !新注音,本魔一生一世都不會用你的啦!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工作時最怕職場性騷擾。現代女權高漲,反而是越帥的男人越容易遇到飢渴的女性偷襲,敢怒不敢言啊冏…




襲滅天來為了魔界正努力研究中原地圖,是說認真的男人就是好,但身邊有個虎視耽耽的女人就讓人害怕了。

襲滅:「嗯…」這份地圖是哪隻魔畫的,畫的這麼爛,標示也不標示清楚= =

麝姬(打哈欠,無聊,都沒人,只有魔者與我。):「魔者,思考對策,想到出神了嗎?」

襲滅:「雙城與中原的情勢已明,六絃之首退回據地,接下來,該是道門與佛門要聯手了。」來吧,蒼,這次一定要做掉你,讓我家蓮華徹底對你死心= =+++

麝姬(從躺椅上起身):「傳言苦境有素還真、一頁書兩大巨擘,但卻鬧失蹤。而三教頂峰也消聲匿跡,真無趣味。」啊啊,都沒帥哥來滋潤我枯寂的心靈呵。

襲滅(撩起右側落髮,露出註冊商標的刺青):「麝姬你不感興趣嗎?」一名美男在你面前,你竟然不感興趣~~~~~

麝姬手往石桌一放,嘆氣:「宿怨太深,看到修道人與和尚,我只想宰了痛快。」

麝姬:「真要論,也許那儒門的疏樓龍宿,我會有興趣。」

襲滅:「若是出現,他可以是妳的剷除對象。」對我的耍帥pose竟然沒反應Q△Q…那個儒門娘娘腔有比我帥嗎!

麝姬:「感謝魔首。但在那之前…(邊說邊往襲滅靠近)」

襲滅:「如何呢。」

麝姬(伸手一摸):「我對你更感興趣,(坐在石桌上,拋媚眼)尤其額上這逆反的法印。」

麝姬:「魔者害怕嗎?」

襲滅:「等價的戰蹟,也許可以讓你如願。」

麝姬:「好個激勵屬下士氣的方式啊。」

麝姬:「煞風景的回來了。」

吞佛:「吾不介意汝移動他處繼續。」

麝姬:「哼,滿腦袋都是任務的魔人,最無聊了。」

襲滅老大遭到初戀情人(屁)善法天子的再版-麝姬大姊,麝姬大姊從一出場後便時常不怕死的調戲上司。
麝姬大姊好大膽啊,竟然摸了老大一把,之後坐在石桌上,老大的反應真是令我噴笑XD---把地圖從麝姬大姊的臀部下抽出來(攝影師那個老大角度真是拍的太帥了>///< )。
麝姬大姊一句:魔者害怕嗎?(意:害怕被我吃掉麼^O^)。
不過老大的回答…莫非是只要能完成霸業,犧牲色相也可以麼,大師會哭的XD!
之後阿吞回來,老大那個表情猶如見到救星出現。(襲:兒子,你終於回來了,老爸我又被性騷擾啦T__T)。老大又偷偷把地圖"丟"回桌上:P
是說阿吞與人講話總是背對別人愛耍帥不是沒原因的,看老大與阿吞說話也是先擺個背對POSE,果然是父子!



1.晚兒與她的病阿叔又是個讓人期待的一對啊XD,看晚兒多可愛,飛多番啊(喂)是說飛的偶頭怎麼這麼像夭壽聖蹤及上官尋命的偶頭呢= =|||

2.新劇出現的帥老頭個個都是極品,布布版楊日松法醫的一式文使啦,法門教袓(整體造型好像骨蕭范大媽)的殷末蕭啦,可憐被小弟使喚的忘殘年大叔啦,咯咯咯,有鬍子的老頭就是這麼的帥帥帥>///<!

3.法門小師兄聶商同學真是越看越可口,可惜最近與太一寶寶沒對門的戲份,嘖嘖,倒是與月旋渦弟弟對峙的那段,夜瀧弟弟總是那句:「看情況。」…可愛到不行啊XD

4.無良阿吞做掉宵寶寶了!襲滅老大特意派無良吞去掛掉宵寶寶,又要黃泉老兄跟著無良吞一起去,擺明是要監視他。阿吞與宵寶寶戰鬥的時候還一直調戲人家,一會對人家耳語:「你還是學不會心理戰。」一會又說:「我就是欣賞你無感的知覺。(喝!阿吞這句別有含意!)」要不是有黃泉老兄在旁盯著,只怕阿吞早就對宵寶寶就地解決了吧。雖然大家都罵黃泉老兄在宵寶寶死後除了確認斷氣與否外又再補上一刀之事很夭壽,但我覺得這樣才是保證宵寶寶不會再活過來的正確訣擇。(黃泉:補你一切是助你徹底脫離吞佛苦海,下輩子別再遇到牆王吞啦。)
黃泉對吞佛那句:我從來沒相信過你。再加上麝姬那句。看來阿吞在魔界有顧人怨哦~~~

5.蒼聽到桃花大師…蓮華大師被襲滅老大吃掉的消息一時激動吐了口血,沉痛悔恨來不及救助大師…不用擔心,蒼,襲滅老大很快的就會把大師檯面上最後一個姘頭--也就是你---收拾掉的。(蒼的最後一句話是否暗指大師有生機?)



但…看到老大與阿吞諜對諜互耍心機,有點難過。
宵寶寶也似乎沒掛,覺得沒這麼簡單就死,莫怪老大要懷疑他。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吞佛其實是愛上宵了 

此乃友人(男)對最近吞佛表現所下的結語




我表面上哈哈笑而內心抓兔的同時也很想把吞佛抓來揍一揍,死阿吞,誰不吃去吃宵寶寶,你就這麼喜歡75這一天真無邪型的角色麼= =+++



襲滅老大自從吸收蓮華大師就變得不太穩定,不過見他與執戒殿三執法之戰,每每要遭受到致命攻擊時,就會變成蓮華大師的外表,見對方不忍下殺手時又變回原身打傷對方--好卑劣的襲滅老大啊,不過我喜歡=▽=。當吞佛又成功的騙到了宵寶寶幫襲滅老大醫治。

當阿吞帶著老大前來給宵治療,宵寶寶依然秉持好學的精神問扮成大師的老大一堆問題。


襲滅天來(邊幫宵解釋他的十萬個為什麼,邊用眼神詢問吞佛):不要說老爸我要懷疑你有戀童癖還是你覺得自己腦神經很勇不會斷,媳婦就算了,但你現在收的這個小妾又是這味的,你不嫌煩我看了都厭。

吞佛童子(老爸就是沒耐心,看蓮華媽媽對小雪的疑問轟炸親切回答耐心十足,絕不會像現在--):魔者,汝能否別用聖尊者的臉爆出許多十字路口,破壞他完美的形象。

襲滅天來:我管你這麼多!…不對是你管我這麼多!快點叫你的小妾幫老子治傷啦,不然晚上我會不夠猛你要負責嗎!?

吞佛童子:…你要是半夜被老媽踢到床下絕對不關我的事,還有我不收小妾的。

襲滅天來:兒子,你身上有幾根毛還能瞞得過老爸我嗎?(我可以問問吞佛到底幾根毛麼,老大^^?),是男人就敢做敢當,就像我當年一樣這麼有人氣。

吞佛童子(老爸真的很番,難怪當年老媽提議先分開一陣子,雖然這個一陣子就是幾百年過去了):就我所知老爸你當年明明就只追過老媽而已,而且老爸你臉上刺青太可怕性格太差讓一堆人根本不敢靠近你---當然後半段的話吞佛非常有良心的沒說出來。

襲滅天來:死小鬼,不是叫你說話要直一點,拐彎抹角作啥。看在你這麼誠心稱讚我和蓮華感情很好,老爸我就答應你收這個小妾啦!

吞佛童子:真的是上了年紀的人就無法溝通= =+。

看著兩人眼神交流似乎越來越激烈,越來越火熱,宵一臉無辜來回巡掃兩人:大師,為什麼你要和吞佛…和吞佛…唔,無豔媽咪說的那句話是什麼啊…唔…哦哦,為什麼你要和吞佛深情對視啊?

一向以優雅冷靜著稱的吞佛童子差點讓他引以為傲的火山髮型隨著人跌倒在地;而一步蓮華(內襲滅天來)嘴角呈抽動狀態,緩緩抬手結起七佛滅罪的起手印,吞佛暗叫不妙,正要阻止,這時半路殺出程咬金…不對是半路殺出宵的救星。


修真:喝!襲滅天來速速就擒吧!只要你能乖乖承認當年是你誘拐我們萬聖巖的人氣偶像我們心愛的蓮華BABY共同私奔萬聖巖看在蓮華BABY面子上可留你全屍。

吞佛童子(難道我總是無法避免超時加班的命運?我不是自願要當業績達人的啊Q_Q):舅公…非也、佛者,吞佛指教了。

吞佛童子與執戒殿三大執法激鬥非常,手無朱厭在身的吞佛童子已多處見紅,一旁宵正使造化之鑰之力醫治一步蓮華(內襲滅天來)之傷。


襲滅天來:宵…

宵:別再說話,就快治好了。

襲滅天來(你以為我想說這麼多話嗎,還不是被你逼的+++):我只問你一句,你真的要當吞佛的小妾?

宵:什麼是小妾?

襲滅天來:就是給吞佛偷吃操兇器用的。

宵:為什麼我要被他吃?兇器?他要殺我嗎?無豔媽咪說不能隨便讓別人吃掉自己;無情者傷人命,傷人者不留命,所以我不要當吞佛的小妾。媽咪,人類與魔物甚至連佛者都好奇怪哦,為什麼老是說些讓人聽不懂的話呢?(豔姐:孩子,你還是保持這樣的單純就好了T__T)

襲滅天來:是嗎…

一步蓮華(內襲滅天來)傷口癒合後立即向宵偷襲一掌,宵非常驚訝驚訝非常的問:為什麼要打我?

襲滅天來:因為你欠打。(啃,小雪好歹也是一蓮托生與玄蓮帶大的,這隻連我的顏色話語都聽不懂,無趣。)

傷癒發威的襲滅天來一招以佛殺佛,"七佛滅罪.蓮華聖功"瞬間打趴了當初阻礙他帶蓮華離開萬聖巖,據說是蓮華叔公的其中之一。雙手負在身後,臉帶睥睨,見另外兩人丟下「你給我記住」後便落荒而逃,轉向也讓宵離去的吞佛。

襲滅天來:兒子啊,你還是別招小妾了,這隻連我的黃色暗示也聽不出來,簡直比小雪還天兵。

吞佛童子:老爸,劍雪也不是一開始就懂好嗎= =|||

襲滅天來:嗄?是這樣嗎?不是那兩隻破戒僧教他的嗎?難不成是你?(沒錯,兇手就是他!)

吞佛童子:呃!咳!(再說下去這段對話就要打上馬賽克了),老爸,知父莫若子,我放他走是因為我知道你想放走他。

襲滅天來:太單蠢(=單純愚蠢)的人連殺的價值也沒有,就讓那隻貓頭鷹回到他的鳥窩去吧。哎,難得我這麼有同情心,回去之後要蓮華給我愛的親親,哈哈哈!

吞佛童子:=___=(老爸性格缺陷很多,尤以愛自HIGH一點為甚)




1.太一寶寶真是十大優質青年,長相可愛俊帥不說,個性體貼溫柔有禮武功又強,面對新三途判的調侃置若罔聞,倒是沐姊姊一旁害羞又氣跳跳的,這對發展真不錯啊---不過話說回來太一寶寶與法家的小師兄聶商同學看起來也是萬般匹配的啊,那句:「聶兄可有其它台詞?」讓我驚到了一下,太一寶寶從不開玩笑的啊,咯咯,成為年下攻的可能性難不成比天然受還高XD!?


2.最近老頭配對又流行了起來,酒黨主席擺明了就是在調戲七巧伯,全身上下都給人家摸遍了是怎樣= =|||,而七巧伯雖然滿嘴抱怨但我看阿伯你也滿樂在其中的嘛!(還是根本拿主席沒辦法呢XD?)另外異度魔界大咖魔補劍缺與書靈戒神老者的組合真是絕配,看到補伯(叫缺伯的話就會變成是羽仔的帥父= =)一腳踩上戒神老者的身體…女王!?嗄,又不夠像,還是比較流氓性格說。補伯一句:「叫那個吞佛臭小子給我死過來!」時,我簡直樂到想灑花了,嘿嘿嘿~終於有鬼族前輩要出馬教訓一下花心的阿吞了,哈哈哈!(人家說的根本不是這件事。)


3.莫非從天魔之池出來的人都這麼歡樂,面對兩位這麼無厘頭的前輩只見襲滅老大眉毛跳也不跳一下的看他們你說我笑的,是說襲滅老大畢竟是異度魔界的英雄,補伯你那個反應還真是讓我愣了一下(鑄劍鑄到這麼認真?)…不過還知道是吞佛的師父所以對襲滅老大格外親切(爸爸竟然是靠兒子得人情~"~)。前段看到老者握住襲滅老大的目的只是要吸血,害我既興奮又期待的以為襲滅老大終於要被性騷擾了呢~(喂)


4.接受天魔之池之前N任魔君考驗的襲滅老大,最後與蓮華大師我一句七邪荼黎你一句蓮華聖功那段結印POSE真是帥到掉渣了!最後兩人合掌的畫面也真是賞心悅目到極點啊>///<!夫妻光線一出誰與爭鋒,魔君威能也只能應聲挫敗XD!



襲滅天來通過歷任魔君的測驗後,終於從九禍魔君手上得到第二殿的兵權。而天魔之池之主要禍姨賜給老大的魔將,第一隻黃泉弔命看似正常魔一隻,雖然覺得他回答老大的答案很微妙^^|||

九禍:他之名為西城風流子,也是我的智囊之一。

西城:初次見面,魔之者且稱吾為瑟郎即可。

本來以帽子之便行瞌睡之實的襲滅天來,雙眼突睜:…色…狼!?

西城:魔之者,這樣叫比較親切,大家都是這麼叫吾的,有什麼問題嗎?

襲滅天來:…嗯(有很大的問題= =)

九禍:另一位是麝姬玉蟾宮。

麝姬:嗯~~~奴家麝姬,還請魔之者對奴家溫柔的指.導.一.番.囉v(秋波)……魔之者,魔之者?討厭啦,看到奴家的美貌就呆掉了麼?哦呵呵呵~

表面上鎮定如昔,但內心已斑斑裂痕的襲滅天來:莫非這就是所謂的職場性騷擾,而且還是被屬下!?

老大出生沒多久就前往魔界,然後一拉斷層數百年,接觸之人算來算去也只有吞佛與禍姨,再加上愛妻蓮華,說實在話人際關係方面是意外的單純簡潔,社會歷練還不夠多,該向蓮華大師好好學習吶^o^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G文,看戲之後的感想 

今天看了謎城的17-20集,歡樂到不行XD

襲滅老大與蓮華大師的最後一戰就是拿「水蓮是否會救出葉小釵」的賭局做為結果。

老大不愧是老大,只見他嘿嘿嘿的笑彷彿勝券在握,大師正想著他怎麼這有自信時
說時遲那時快,水蓮咻(?)地一聲不見了,留下在異度魔界門裡的本欲拔刀的葉小釵…


襲滅天來:意料之中的結果,卻也是意料之外的行動。

一步蓮華:這一局,是我輸了,動手吧。

襲滅天來(很開心地笑,老婆你終於回來我身邊了!):有什麼遺願嗎?

一步蓮華:傳說異度魔界有一名喚天魔池之處,內中天魔之像未曾開眼,希望你能將我的雙眼放置於魔像內。

襲滅:…你該不會是想以一觀我未來天命之名,行一覽魔界帥哥之實吧。不准!不准我不准啦!

蓮華:襲滅,身為魔之尊者的你在地上打滾很難看…你想太多。

襲滅天來手一伸覆上蓮華雙眼將其取出(大師眼睛好美啊///),再帶一步蓮華進入魔界。


襲滅天來:現在你目不能視,其他的感覺將會變得更敏感…敏銳。

一步蓮華(躲過老大伸來的狼手):平日我便閉著雙眼,無差別。

襲滅天來: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用心眼偷窺別人(步:被發現了)。

一步蓮華:…這一條是死路。


襲滅老大與蓮華大師的最後一戰就是拿「水蓮是否會救出葉小釵」的賭局做為結果。

老大不愧是老大,只見他嘿嘿嘿的笑彷彿勝券在握,大師正想著他怎麼這有自信時
說時遲那時快,水蓮咻(?)地一聲不見了,留下在異度魔界門裡的本欲拔刀的葉小釵…


襲滅天來:意料之中的結果,卻也是意料之外的行動。

一步蓮華:這一局,是我輸了,動手吧。

襲滅天來(很開心地笑,老婆你終於是我的了!):有什麼遺願嗎?

一步蓮華:傳說異度魔界有一名喚天魔池之處,內中天魔之像未曾開眼,希望你能將我的雙眼放置於魔像內。

襲滅:…你該不會是想以一觀我未來天命之名,行一覽魔界帥哥之實吧。不准!不准!我不准啦!

蓮華:襲滅,身為魔之尊者的你在地上打滾很難看…你想太多。

襲滅天來手一伸覆上蓮華雙眼將其取出(大師眼睛好美啊///),再帶一步蓮華進入魔界。


襲滅天來:現在你目不能視,其他的感覺將會變得更敏感…敏銳。

一步蓮華(躲過老大伸來的狼手,再躲過撲上來的懷抱):平日我便閉著雙眼,無差別。

襲滅天來(嘖聲連連):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是用心眼偷窺別人(步:被發現了)。

一步蓮華:…這一條是死路。

襲滅天來:啃!又走錯路!換別條…(傳來大師的笑聲~)一步蓮華你不准笑!

話說襲滅天來初到魔界便遇上魔界斷層巨變,尚未細看魔異內部便接下了拉住斷層之責直達數百年。出異度魔界時尚有吞佛為他指路倒也記得住,但回來時不知怎地總會迷路,有時還得靠路過的魔兵帶路。

襲滅天來為了維持男性的尊嚴死活不肯向他人求救,於是帶著一步蓮華看過同樣面孔的駐守魔兵五次後終於來到大殿。


襲滅天來:女后,我將妳想見之人帶來了。

九禍:每次見你一次就忍不住想問一次,那完美的瓜子臉與粉紅臉頰和蘋果下巴到底是天生麗質還是整型得來的,一步蓮華。

襲滅天來(得意):當然是天生麗質!我家蓮華最美麗啦!

九禍:但我從你臉上看不出來,魔者。

襲滅天來(青筋爆起):女后你要是再提我臉上帥勁的刺青是烏龜,我馬上帶蓮華回家辭職不幹。

九禍(魔者什麼都好,就是太番了點):一步蓮華,你還有什麼遺願嗎?

無視襲滅天來在一旁控告九禍侵害他的著作權(?),一步蓮華徐緩開口:我想見吞佛童子與葉小釵。

九禍:魔者,你的看法?

襲滅天來:不准!除了我以外(的男人)蓮華誰都不可以讓他見。就連兒子也不例外。

一步蓮華(對襲滅的無理取鬧很沒輒):葉小釵是受人之託。兒子我也有一份。

九禍(夫妻之間的事還是別插嘴好):他們兩人皆已屬於魔界一份子,聖尊者,望你莫存無望之想。

(躲在一旁許久的吞佛忍不住出來,對蓮華打招呼):久違了,聖尊者。

一步蓮華:吞佛…

襲滅天來(拉住蓮華):吞佛你這死孩子誰叫你出來的!?

一步蓮華:放手,襲滅。(向吞佛伸出手,孩子,讓媽媽抱抱你吧^^)

襲滅天來:我不要!(人家說另一半有了孩子就沒有老公,看來是真的T_T)

對於遇到一步蓮華就會智商降零的無厘頭襲滅天來,吞佛童子嘆了一聲後說:總之,身為魔物,永遠不會投向佛之懷抱。聖尊者汝就放棄吧。老媽抱歉,我對頭上無毛的和尚實在沒興趣。再說老爸惡狠狠的瞪向我要扣我的零用錢,我能說什麼呢Q_Q

之後襲滅天來帶一步蓮華前往天魔之池,吞佛童子跟隨在後。魔者告知佛者第一代魔君的預言後……

一步蓮華看向一旁吞佛童子,稍露驚訝:這是你為此而特意透露給我知曉的嗎?吞佛。

吞佛童子(不忍看老媽):沒錯,這就是為你量身訂做的一場騙局。

一步蓮華(轉頭怒嗔):襲滅,你怎麼把兒子教成這樣子,連自己的母親都騙!?

襲滅天來:為了讓你痛改前非不再爬牆只好出此下策將你騙來。(想當初為了蓮華爬牆太過一事差點氣到就在地底熔層自行蒸發,幸虧有兒子在一旁安慰)蓮華,別掙扎了,不然我就去做掉蒼。

一步蓮華(緊張):你不能對蒼出手。再說你要誤會我和他到什麼時候,他是小藺的人好不好,小藺死前託我照顧他的。

襲滅天來:照顧照顧到床上去!?那麼善法呢!善法天子呢!你敢說沒有!我這就去做掉他!

一步蓮華身形微側,語氣哽咽:天子已死在風水禁地,屍骨無存了…(也就是說死無對證啦)

襲滅天來:早就說過佛門的人才是最六根不清淨的人,桃花滿天飛,姘頭一大堆,哪像我們魔,只會對單一人物專情…不過吞佛例外。

一步蓮華:原來吞佛的花心是遺傳我啊…啊說錯了。吞佛你這麼孩子已經有了指腹為婚的劍雪了,還想在外面偷吃。

吞佛童子:關我什麼事。(果然大人吵架小孩子還是躲起來好,無端被牽扯進去= =)


最後一步蓮華還是被襲滅天來拆吃入腹。就在襲滅天來美味下肚人逢喜事精神爽時,突然面露青色神情扭曲。

吞佛童子:魔者,汝神色不對。(該不會是吃生的要拉肚子了吧?)

襲滅天來:一~~~步~~~蓮~~~華~~~(被反噬重傷失血倒地)

所以說吃東西時除了注意要將食材先煮熟且切成適當大小再入口才無安全之慮。隨後女后急忙趕來救援,卻被尚未穩定的一步蓮華之體襲胸…不是是攻擊。而一步蓮華之姿的襲滅天來撐著意識離開魔界。

襲滅天來:兒子啊,老爸我在搞定你老媽之前暫時不回魔界,其它事就交你啦。

吞佛童子:魔者!(臭老爸你怎麼可以將事情都丟給我!我已經夠忙了耶!)



最後禍姨要吞佛前去向宵寶寶討造化之鑰來救襲滅老大的傷。而禍姨雖然也有找到老大但又被老大體內的大師偷襲。其實襲滅老大人很好啊,壓制老婆的同時還叫禍姨快點走-▽-!

不過禍姨後來說如果最後是大師翻船的話,那麼襲滅/蓮華就是魔界必除的對象了…不愧是冷酷無情的魔!


 


文章標籤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