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雜談淺論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老是在回覆,其實還滿累,也很討厭XD
只要寫回覆,我都會耗心力去認真寫,就算唬爛也不能空穴來風(考究黨太多,不敢得罪= =|||)
於是常常有寫個回覆便寫個一小時以上的狀況…
 
還是喜歡潛水啊,至少無壓力,頂多吐個小糟,回覆什麼的真的太累了T_T
 
------------------------------------
 

[劇情討論] 真黑衣 vs 假黑衣-真黑衣是何身份??(新增黑衣.紅流對話關鍵影片)

 
 
  關於黑衣原先斷臂現在卻沒演出一事,有兩個可能:
 
    1.當年重傷的黑衣被明巒所救,在明巒秘法救助之下,順便造骨生筋肉。
    2.當年黑衣因傷重不治,後被明巒以秘法使其復甦,肉體重造,自然無義肢問題。
 
  而被魔官製造出來的假黑衣,自然是以「重生」名義復活,於是同上述肉體重造此點,妖后自然也不會懷疑黑衣的義肢哪去了。
 
 
  關於假黑衣為何會在初期對魔官態度差勁,而後期又對他唯命是從,我想應該是魔官的意思吧。畢竟若一開始復生的黑衣便對魔官態度恭敬,照以往黑衣的個性(大家所認定的任性高傲與飛揚跳脫),不太可能會對一個陌生人如此和氣(對其它三少態度算還可以,可能也是魔官的命令,要他打入邪尊道人際內部),所以至少要令假黑衣對自己態度不好一段時間,後期再轉變為認同魔官作法與行事,才不致讓妖后與觀眾(?)起疑。
 
 
  至於武學問題,個人比較傾向樓主和一些道友所說的,黑衣有回頭再找風之痕進修武學,並習全風之痕劍法。
 
  當初黑衣與妖后可能墜崖落點不同,而早為聖魔大戰作各種準備的明巒與魔城,雙雙搶人。私覺得明巒速度快魔城一籌,帶走黑衣,而本想利用黑衣做聖方暗樁的魔城只搶到妖后,那麼乾脆製造個假黑衣進而控制妖后。(雖然我覺得對於魔方來說,不能直接掌控黑衣,妖后便可有可無,但若有利用價值的棋子還是越多越好,有可能是打算,妖后在魔方手上,黑衣就算是聖方的人,最後也不得不聽話。)
 
  而明巒在救助黑衣後,前去尋找風之痕與白衣;也或是黑衣恢復後在明巒的幫助下找回風之痕師徒。同時也告知雙方妖后與未來聖魔大戰的事。(推測聖魔兩方身為主辦人,應該都能事先得知六聖護與六魔諦人選吧@@;就算不能完全測中正確人選,也可能因符合特定條件而有幾名口袋人選。)
 
  為了妖后的安危著想,也為了不打草驚蛇,或是將計就計,明巒與黑衣暫時不揭穿魔城詭計,並暗中密切關注魔城對邪尊道所做的一切。在此同時為了日後大戰,在風之痕的指導下,原有武學更加精進,而在歷經許多江湖風雨後,黑衣心性上的轉變與成長,也讓他終於完全領會貫通重視快意冷靜的風之痕劍法。
 
 
 
  說到這,談個題外話,有些地方可能語氣較強烈,還請注意XD
 
 
  自妖后與黑衣劍少復出後,黑衣的砲戰文,跟服務業一樣只月休六天,連帶著他的皇兄白衣也一起中槍。只因他倆兄弟當年在黃董的指示下,羅陵姊不得不讓龍王魛與魔魁分別命喪兩人手裡。個人覺得砲羅陵姊不應該,砲黑白劍少更不應該。一切都是高層的隨心所欲,能怪角色?能怪編劇?編劇也要混口飯吃。
 
  那些整天砲黑衣砍劈龍王魛,白衣速殺魔魁劇情的人,到底有沒有去了解過幕後,君要臣死,臣不得死,黃董要魔魁死,魔魁不得不死。況且那時劇情也需黑白劍少來帶出風之痕的武學顛峰。那些為了砲而砲的人,還有那些連霹靂圖騰、龍圖霸業1+2的人都沒看過也跟著砲的人,態度決定高度,還有先去補劇再來砲吧= =
 
  黑衣劈龍王魛之前,後者已重傷;白衣秒魔魁之前,後者也負傷,且兩人已過數招,白衣再藉風之痕的極速殺魔魁。
 
 
  個人的確喜歡黑白劍少,但不盲目追偶像。認真來說我喜歡白衣勝過黑衣,黑衣只是愛烏及烏XD。聖魔時的黑衣出場後,我也是跟著罵的一人,但後來知道是復生的是假黑衣後,才感覺真正的黑衣成長許多。
 
  
  黑衣在歷經過江湖風雨後,心境上已有變化,個性不再似當初魔劍道太子的任性妄為。事實上在九皇座時期,妖后與黑衣雖被覆天殤控制,但那時黑衣的行事作風已有些改變,保護母后保護妹妹沙羅反而是他第一要務,而不是遇戰必殺或是盲目聽從覆天殤命令。
 
  聖魔戰時期的黑衣。雖然眾人尚不知他如何復生。但他隱藏自己身份,戴上母親師父兵燹的面具與裝扮,暗中觀察魔城的暗樁假黑衣的所作所為。最後在不讓假黑衣繼續對邪尊道造成影響後,將其殺除。
 
  而後來雖被紅流看出他已經當初與他們結拜的黑衣迴異,但跟紅流的談話中,雖然剛烈直腸子的底性未改,但可感覺出他已變得深思熟慮,較為沉穩。
 
 
  若有虧待兄弟的地方,也會出口道歉。給妖后的信,用詞譴字也是不讓母親為其擔心(但妖后對這個超級子控是不可能不擔心的,不過也能理解她的心情,愛兒死在自己面前(至少表面上是這樣),復生之後自會更加珍惜,也因此在跟愛子有關的事情上,便會偏頗與偏激。)
 
  在黑衣面對海蟾蜍的狂言狂語刺激,若是圖騰龍圖時期的他,早拿刀砍了這隻只會嘴砲,整天要戰友趕緊去死的蟾蜍。黑衣只回一句:「我接受你的安排,但不接受你的偏見。」....至此我真的覺得黑衣長大了,成熟了,也穩重冷靜許多,讓人欣慰。
 
 
  而後在明巒三勝,聖方人士可出結界後,也是趕緊回家阻止母親遷怒殺兄弟,並為其說項。妖后問起他在太荒神決有無受傷,他也只淡淡的回:「沒被派上場,所以沒事。」
 
  事實上黑衣在第一場就對上BOSS級強者鬼如來,受了重傷。
 
  為了不影響太荒神決,也擔心母親會因愛子受傷而殺上魔城整個邪尊道跟著陪葬,他選擇隱瞞自己受傷的事實。
 
 
 
  我想是當年羅陵將黑衣任性的個性寫得太鮮明太過出色,而現在成熟冷靜的黑衣,讓人落差太大反而無法接受(於是又開始砲編劇腦殘了...哎)
 
  沒成長的到底是黑衣,是編劇,還是為了砲而砲的中二戲迷?
 
  其實私心還是希望風之痕與白衣能出現,哪怕是出來客串一下也好,我想不止是喜愛他們的戲迷,連風叔小白兩人,也會很高興,見到當年任性的徒弟與倔強的皇弟,能有如此成長,該有多好。
 
 
  ps1.個人覺得在龍圖霸業後期,小黑就已經有稍微改變了,是因為白衣捨命保護他與為他做的一切,皇兄的苦心,小黑還是能感受到Q_Q,兵燹時期也看得出有些改變,影響他最深的還是師尊與皇兄啊。
 
  ps2.也許會有道友覺得我過於腦補,就算是我自己腦補,我也不想再把劇情中的一切不合理怪罪在角色及編劇上(但的確是有些BUG再怎麼幫忙自圓其說也解釋不了,這點我承認。)。生活不容易,大家都很辛苦,何苦為難角色與編劇。
 
  
 
  再補充一個,太荒神決最終決戰,黑衣獨自一人望月思師尊與皇兄。
  「師尊,皇兄,你們現在好嗎。」一句話讓我差點飆淚。
 
  「既然掛心,何不前往一會?」
  
  (若照上述論點,真黑衣知道風白師徒在哪不奇怪。可這句話聽起來,似乎妖后也已得知,那麼兩人出場的機會也許將近…?)
 
 
  「孩兒尚有責任未了,不能分心。」
 
  雖然身處有母后在的邪尊道,但滿懷心事滿腹秘密的闇蹤,卻不能洩露給母親知道。還有真正與其它三少為兄弟的,卻是假黑衣。太荒神決的壓力,母親與邪尊道的存活。表面上自己是邪尊道的一份子,但實際上有苦自己知,能理解自己的,只剩在遠方的師尊與皇兄。
 
  面對愛護自己的師尊與皇兄,若是見了面,也許又會不自主的想依賴,但更重要的,是否因此會將自己也很愛護的師尊皇兄給捲入麻煩事呢。雖然想念,但也只能想念,這時見面,不如不見。寧願獨自一人承擔,也不願再看到任何他重視的人受到傷害。
 
  當年任性恣意的黑衣長大了,期待如今成熟穩重的闇蹤,能夠盡力護全他摯愛的母后與邪尊道。
 
------------------
 
將前陣子發的【黑衣劍少近感】加以融合而成的…
其實,寫喜愛人物的回覆、評論、感想,真的好累,因為都好耗腦力,喜歡所以不敢亂寫,只能認真寫TvT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5歲那年因搖控器主導權總是搶不過我哥,所以只好跟他一起看江湖血路的末幾集,當時開始看時不知道霹靂是單元劇,在看到風起二尾佾雲與半花容決戰後,還傻傻地想著:「天啊,終於看完了。」,結果沒想到竟然還有後續爭王記orz。一直到今年26歲,我哥早在看完風起一就不看了,我還在看…="=

 
  最初是因為臥雲十分吸引我(還有他的著名口頭禪"啊哈~"),之後圖騰到兵燹,無論是在劇情、角色、武戲、音樂各方面皆堪稱經典。那時常把一二線角色的詩號抄在小本子裡,有事沒事就拿出來背誦(詩號從傲神州一路背到蜀道行XD),角色BGM連曲名也是記的滾瓜爛熟。閒而無事還背喜愛人物的口白。(EX:金子陵:你句話插中我心槽非常之痛吶~)算不上瘋狂但也算得上著迷了。
 
 
  霹靂刀鋒到龍城,劇情方面與前幾部相比,雖稍嫌沉悶,但角色故事卻都做得不錯。(刀鋒:臥江/銀狐、萬里:青陽/五道子、九皇座:三先天/蜀道行/鬼樓、闇城末世:吸血鬼、龍城:北辰元凰/北辰鳳先/北辰胤)
 
 
  霹靂劍踨到刀戟二,則是繼圖騰兵燹時期後第二波的經典劇集段,雖然異度魔界線到了天罪三,總共十檔才結束,但前三部的劇情完整度與熱血氛圍是後面幾部無法比擬的。
 
 
  奇象謎誠之後也是著重人物故事而非劇情(道境/黑白雙帽),皇龍到天罪三,可能因為穿插的支線戲份蓋於主線或與主線並重,戲路冗長,有些劇情節奏緩慢。漸漸開啟了我度咕之路不由分說。(對我來說,從劍蹤開始,主線就是異度魔界,而皇龍鍘龔卻是主造天六人、開疆神州一主東灜,神州二主東灜與紅樓,這幾部異度反而全變支線,直到天罪三又再度變成主線。)
 
 
 
  霹靂天啟則是一部"不知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的,也是堪稱經典,只不過是看開頭就想直接跳結尾的經典爛戲…天劍盃的貢獻只有讓我更加點滿吐槽與無視和邊看邊睡的技能點而已…
 
 
  刀龍傳說算是最近幾部比較不錯的,但整體來說,還是很愛睏,六神刀劇情舖陳太久後面張力不足,最後靠武君羅喉出來力挽狂瀾與主席反反覆覆的無間道。
 
 
    之後龍戰八荒到梟皇論戰簡直又要翻新霹靂天啟的記錄,聖魔戰印則看得我快崩潰。常常自問為何要如此自虐,真的只因那三字:習慣了。
 
 
  如今問弟天下…問鼎天下稍有起色,但也只有"稍稍"而已,眼裡盯著螢幕但精神游移看網頁的時間還是佔一半…
 
 
 
    最近實在受不了,拿了龍圖霸業出來複習,除了獨孤遺恨打歌時段,其它時間根本捨不得快轉(有啦,悅蘭芳與忘千歲的劇情我會快轉XD)。連秦假仙在瓊華宴上婊悅蘭芳的片段都看得目不轉睛。看右護法那張土偶臉還比無名法業帥多了…
 
    黑白龍狼傳也開始在看,但進度緩慢(都只有晚上吃飯看=ω=),目前才看到第二集,雖然大家都說前六集很無聊,但可能是被霹靂操習慣了,倒是沒覺得多難看,反而因為人物對話戲太多,所以很認真看。
  
  前兩天又買了天宇傀渡論回家…打算在公司中午吃飯時看…好忙XD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伊莉某主題回覆後,樓主回覆我的訊息…看完差點腦沖血


他化跟朱武一點都不像!
他化跟朱武一點都不像!!
他化跟朱武一點都不像!!!
 
........我深深感覺到朱武被污辱了。


『誰叫他和魔主太像了
兩個都是"魔城"
兩個都是打不死
⋯⋯ (一個身體可以互換,一個硬的砍不下去)
而且都對身邊人超好(看九禍跟斷滅就知)
他們的特性太像啦!』

兩種不同類型的最好會一樣啦=__=!

雞腿與海蔘是要怎麼比啦!厚!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重看龍圖霸業,第14集,白衣一句:「在妖刀界可好。」黑衣竟緊張地說:「很…很好!免你擔心!」結巴!小黑你竟然結巴!!(笑倒)在皇兄面前結巴應該很想一頭撞死吧XD!

小白:「魔父十分掛念你。」
小黑:「夠了!要說他!你自己聊!」

這分明是華麗麗的吃醋啊小黑 ,難怪這麼討厭臭老爸 結巴太經典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覆伊莉布版某主題:

劇情討論】 你們最感動或懷念的退場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翻到之前在伊莉上對"對戢武王殘殺事件的看法"所做的回覆,還真是…感觸良多啊。

  那時是太宮剛死,眾人一路躂伐玉姊,封給她無數腦殘稱號= =

 

----------------------------------------------------------

 

  其實玉姊會變成如今這樣也不是她願意的。大家都說戢武王從屠殺碎島全島男性之後,就一路腦殘了,但我覺得可以理解她的一切行為。

 

  就我個人來說,太宮死了讓我覺得很惋惜。也會覺得碎島不留任何男性(尤其是太宮啊,近期超愛的角色T△T)的做法有些極端,但可以理解與體會戢武王的行為。

 

  在這種近幾(說近幾都太謙虛,應該是完全了)扭曲的男尊女卑環境下,戢武王治理碎島的表現是眾人有目共睹的。隱藏性別的舉動也是為了期望有一天,能讓碎島女性的地位有所提升,因此隱瞞性別。

 

  我想她是想著就算到時被眾人知曉她是女王而非王,對照著自己所付出的心力與對碎島的貢獻,也不會太多受非議才是。(其實我想問的是:為什麼王樹生了女王,而長老們不知道?王在生下來後周遭的奴婢,難道不知道?沒有打算通報?也許是我看戲不認真,在此說聲抱歉,遺漏劇中有解答的部份,還望好心人士解惑>

 

  誰知身份暴露後,換來的是一連串的背叛,碎島男性深受王樹殿長老灌輸的思想與價值觀影響。連絲毫的寬容都不肯給予她。(太丞喊玉姊”賤女”時,我的心也跟著冷了。)

 

  就像現今的社會一樣,當你做了一百件好事,也抵不上你曾經犯的一個錯誤。更何況戢武王的錯誤是碎島思想扭曲所形成的,而非她本身的過錯。

 

  所以親妹妹代替她慘死,她只能淚眼遙望;就因為身為女性,身為王,她不能跟妹妹相認,她不能追尋自己的愛情,最後,連自己唯一的親人,無辜的生命,都保護不了。

 

  她的恨她的痛她的淚,我想只有身為女性比較能夠理解她的感受。就算現在是提倡兩性平等的現代社會,但儒家思想是不是依舊持續影響現代人男尊女卑的觀念,我想各位女性道友應該多少會有感觸>

 

  雖然我不能肯定如果跟她站在同樣立場,是不是也會做跟她同樣的事,但那種用盡心血努力換來的代價,卻是刻骨銘心的傷痛。

 

  戢武王說,她不是一島之聖。既然不是聖人,那麼就會有自己的心,試問一個人心受傷時,人心是肉做的,會痛,會流血,就算理性再怎麼跟她叫囂,要為了碎島的未來,碎島的全體利益著想。(其實還是看得出來,玉姊再生氣,也還是有想到太宮之能。不管是救命之恩還是顧及以後碎島重整及發展,留下太宮是明智之舉。)但感性卻不時提醒著她:親妹之死,女位低下,就算留下男性,男性極有可能表面服從背地搞鬼,與其如此,不如全殺重洗。

 

  我想太宮除了遵從神覺,另外也是看重戢武王的全面能力,所以對王伸出援手。卻沒想到王的悲痛已經超越他所想的太多(我想,這方面就是太宮身為男性與玉姊身為女性,兩者在情感上的認知差異)。王樹滅(王樹其實還是可以成為日後控制民心的一種象徵物,留著其實還是有用處。)、碎島男性全滅,唯獨留下他一人(依太宮的智慧與謀略,應該還是有辦法處理底下人群對”女”王的不滿)

 

  我想對於太宮來說,神覺與智謀可說是太宮最重要的能力,太宮自身的驕傲也是由其兩項發展而成的。可神覺被當做救他一命的救命符,智謀料算不到戢武王的極端。像太宮這樣優秀的人,其自尊心也是很高的,雙重打擊之下,至少最後,他還是想維持身為男人的自尊與榮耀:既然男性都得死,那麼我也不該例外。(一猜是為了自尊,二猜是為了王的威嚴)但太宮就算是死也還是為了碎島著想,留下妹妹符應女來輔佐戢武王。(月刊提到的)

 

  霹靂看久了,會覺得現在的劇集比較強調主將/角色個人魅力,相對於組織的部份便薄弱許多,一個組織的緣起緣滅通常跟組織裡叫得出名字的人數有關(咳)。於是在戢武王殺男留女的舉動,統合平時非戰力的臨時戰力下(實際戰力目前只有玉姊、雙姬、符應女),可以預見碎島線最後會轉成玉姊在苦境追殺師尹與跟劍之初的互動,而整個碎島可能…嗯,希望編劇可以給玉姊好的收場(領便當領的好也是好收場的一種Q△Q)。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說起會萌上朱慕這CP其實是很意外的,當年一開始也並不是很喜歡慕少艾,那時癮頭還是在吞雪,還有交友不慎遇人不淑(?)的劍子仙跡身上,所以對一出場就「少年無端愛風流」,身邊跟著一個拖油瓶的風流藥師,不喜歡也不討厭,真正開始喜歡上慕少艾,是在他被老素陷害(喂)成為正道領導人之後一連串的所作所為。

 

  但最觸動我心弦的則是他從被喻為我家老爹的魔龍祭天手上搶救下劍子。照理說魔龍祭天身為正道的萬年敵人,人人得已誅之,可慕少艾卻以一名藥師的身份對魔龍祭天提出規勸,並給了他補藥,在要他好好照顧自己。

 

  莫乎人家都說醫者仁心,在醫師面前,只有病人一種,無立場之分。

 

  這樣的氣度胸懷深深感動了我,雖然聽起來很少女心,但從此我對慕少艾這角色便義無反顧的栽下去了

 

 
  關於朱痕老大,在霹靂中能讓我冠上"老大"兩字者,除了朱痕就是襲滅天來了。說真格的,朱痕是我喜歡的攻君中,外表最沒有特色,也算不上美形,長相跟妖道角只差一個等級,角色定位其實是NPC,二線中的配角。但,我喜歡角色,99%都是先從個性喜歡上的,長相只是襯托或是萌點延伸。可朱痕那冷言冷語,刀子嘴豆腐心,問天下事卻極其冷漠,又很獨善其身的個性十分對我的味。

 

  尤其那句「慕姑娘」,一聲開啟我朱慕之路不由分說啊。要想想,藥師慕少艾是誰,他可是跟素還真不相上下的正道流氓,既然能跟老素做鄰居,就算達不到老素那妖孽盡出天下紛亂的地步,也是傾城傾國禍害千年的程度吶。

 

  能叫一個舌燦蓮花,流氓到裡裡外外的禍害為姑娘,且對方還猶如啞巴吃黃蓮,只能摸摸鼻子乖乖站著等老大發完飆之後再上前使出懷柔政策蹭啊蹭的,只差哈喇子沒流下來狗尾巴搖啊搖的擺明真心了。

 

  你說朱痕不是退隱江湖的BOSS,我還真不相信。

 

  慕少艾從出場直到退場,一直是正道眾人心中的依靠,但這樣人前談笑風生人後為了自家阿九可以狠心自私的付出一切,誰能成為他心中的依靠呢?

 

  阿九是慕少艾此生中最大的要害,這小貓是他豁盡一生也要護周全的存在。對於這樣的一個心頭肉,將他交給了朱痕。

 

  而阿九跟朱痕間的互動,不難明白慕少艾與阿九和朱痕之間的關係。

 

  無論是蹭飯還是休憩,甚至是托孤,朱痕肯定都會臭著一張臉替他辦好。

 


  慕少艾知交滿天下,但真正能停駐心頭上的,除了親如父子的阿九,還有猶如弟弟甚至孩子的羽人,為了其中一個孩子,選擇代他而死,而另一個孩子,則是交給今生最信任的友人照顧。

 

  因為他知道,依朱痕宅在落日煙的性格,肯定能讓阿九遠離江湖,讓他平安健康長大。

 

  縱使最後恢復記憶的阿九仍是離開了。



  白髮三千如瀑,唇邊笑語如風,鵝黃衣袍如煦,帶給眾人溫暖色彩的藥師。最後並不需要勸阻他代死的朋友,而是需要一名能夠理解他並且能夠目送他走上不歸路的知己。

 

  因為還有人注視著自己的背影,那便是能停留在他人眼中永難忘懷了。

 

  老大曾說過,藥師是一個很偏心的人。他可以為了阿九及羽人不惜背負罵名不惜性命。而他竟然還得照顧阿九,幫他易容、看他送死。

 

  其實慕少艾真的對朱痕很殘忍,因為沒有一個人能忍受朋友去送死,可朱痕卻做到了,只因他太了解他,慕少艾平時溫和好說話,但性子真正起來,狠心絕情非常人能達到。翳流如此,阿九如此,為了羽人,也是如此。也因慕少艾了解朱痕,這種失友之慟,只有表面冷情內心堅強的朱痕才能承受得了。

 

  不過,人終究不是另外一個人,也無法完全猜測到另一人的想法與感受。朱痕連將失友的痛楚都不被允許,始終冷靜的為慕少艾染髮畫眉,將其裝扮成羽人。

 

  用著羽人面容微笑的慕少艾,對朱痕染跡何其不公。慕少艾的陰暗面,自私面,總往朱痕身上靠去,而朱痕,除了概括承受,也只能盡情滿足慕阿呆的癡傻需求。

 

  慕少艾對他人義無反顧,朱痕則對慕少艾義無反顧。


  「朱痕朱痕,少艾什麼時候才會來接我?」

  「下雪的時候。」

  「那落日煙什麼時候才會下雪呢?」

  「總有一天吧。」


  四季如春氣候偏暖的落日煙,從不落雪。

 


  每個人都需要一個可以完全放鬆的地方,對藥師慕少艾來說,能對酒當歌,能合奏一曲笑夢紅塵,今生,足矣。


  山渺渺,雲渺渺,八方風雨止今宵;

  情渺渺,仇渺渺,風塵一夢任逍遙。

  江波嘯,烽煙招,興來病酒罷琴簫;

  世情笑,人寂寥,壯懷誰留向晚照。

 

  最後

 

  懂箏的人不在,也就不需要箏弦了。

 

===========================

 

  我都在胡言亂語個什麼啊…其實還有很多感想沒說,但文字表達力有未逮,一些深刻的感情表達不出來…撞豆腐先TvT


  林林總總總歸一句:喜歡落日煙帶給藥師安心的感覺,喜歡朱痕說著毒言毒語可字字都是滿滿的關心,喜歡醉臥逍遙的笑夢風塵,喜歡如此平凡讓人溫暖讓人微笑的朱慕。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風起雲湧的臥雲開始,一直到最後,刀龍傳說的御不凡
這一路看霹靂的心酸血淚,對角色的愛恨情仇,暫時終告落幕了

 

如今看霹靂就跟習慣一樣,由於從刀龍開始的黑暗期依舊徘徊於新劇之上
之後還會不會出現能讓我動心的角色…

 

羅陵與三弦離去後,我真不敢期待

 

想當年拐我進霹靂的角色便是臥雲先生初行雁,他那溫文儒雅的相貌與幽默風趣的性格
豆蔻年華滿地少女心的初三生,心心眼的我,屁顛屁顛跟著他後面跑

 

雖然後來馬上被劍魔傲神州的三條路騙走了XD,但至今仍不能忘記臥雲給我的,屬於霹靂的震憾


從此霹靂之路不由分說

 


我的本命角色

金子陵、臥江子、劍雪無名、慕少艾

荻神官與御不凡則是後補名單

 

說實在話,我喜歡的角色,從很熱門的,到很冷門沒人會記得的,四個象限都有…

 


基本上我喜歡一個角色,百分之百是個性先對了我的胃口,長相倒是其次

 

而且很多都是偶頭不特別美形或精緻的,認真來說是屬於相貌平實無奇大眾型,例如臥江、劍雪、鳳先、劍子(劍子我真的認為他的偶頭沒啥特別的,當初看到他我還以為白馬縱橫又出來賺錢養家活口…)

 

另外就是大叔老頭鬍子型,例如:傲神州、病劍叟、憶秋年、風之痕、欲蒼穹、孤獨缺、號崑崙、殷末蕭、補劍缺、戒神老者、刀無極、柳生劍影、佛公子.....好吧後三者其實算是美型角色,但被我歸類為叔叔型角色…我就愛叔叔啊…

 

再來便是其貌不揚型,鄒縱天(我是認真的!)、六醜廢人、四非凡人

 

最後則是屬於美形俊秀,連帶的身邊牆頭輩有才人出…=__=,例如

 

.來得從容去得瀟灑的神秘尊貴鑄劍師金子陵

.牆頭滿天飛,到處惹是非的天嶽軍師四無君

.賞盡天下美人老忘記自己也是個極品美人的慕少艾慕大藥師

.男人的價值在於臉,即使心機殺妻依舊人氣強強滾的混蛋吞佛童子

.總說自己沒牆爬但總讓襲滅天來氣到自爆的桃華大師.一步蓮華

 

牆頭很固定的,照世明燈、佾雲、曲雲、白衣劍少、洛子商、悅蘭芳(定風愁)、雅瑟風流、炎熇兵燹、白馬縱橫、公子雨、塵道少、桐文劍儒、一步天履.尋、蝴蝶君、紫宮太一、聶商、螣邪郎、金鎏影、紫荊衣、冷醉、汲無蹤、問天譴、鬼伶仃、如月影、天草二十六、師九如、皇甫定濤、褚杉軍、銀鍠鯨武、銀鍠朱武、釋雲生


冷門或是冷門到"啊這也有人會喜歡?"的,韶雲、劍理、認吾師、絕鳴子、謬齡兒、朱痕染跡、翠山行、任沉浮


還有,我很喜歡的角色一向都是受,應該說,我很容易不由自主的喜歡上有受氣的角色,與其相性的攻君通常是基於愛烏及烏的心理

 

.黑衣劍少(要不是因為白衣這任性鬼黑衣我看了還不搯死這小屁孩XD)

.疏樓龍宿(華麗無雙的人,就算被華麗無雙的賣掉幫數鈔票,依舊是華麗無雙的讓人各種意義的抽嘴角)

.蒼(要不是因為小翠我才不喜歡眯眯眼松鼠咧…)

.泰逢(雲生哥哥受到妹控騷擾啊XD)

.漠刀絕塵(像御不凡這麼話嘮的人,到底是如何勾搭上漠刀的呢)

 


很罕見的是從攻君開始喜歡起的

.四無君(四爺,小百真不是你養的寵物?全天嶽都死光了,小百還精神滿滿的四處當吉祥物…)

.朱痕染跡(說實話老大的偶頭很是平凡無奇,說是平庸也不為過,造型也並不特別突出,看就知道不是編劇會放在一線要角…咳關於朱老大容後詳談)

 


最後,特例中的特例,早期我是很不喜歡素還真的,雖然我也是喜歡釵素,但喜歡CP不代表就喜歡角色(你也真怪),自從冷非顏出現後才開始接受素素,最後是水蓮小可愛讓我覺得:原來素素的人氣不是靠一排牆頭建立起,還真是在臉啊…真的是臉啊…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自妖后與黑衣劍少復出後,黑衣的砲戰文,跟服務業一樣只月休六天,連帶著他的皇兄白衣也一起中槍。只因他倆兄弟當年在黃董的指示下,羅陵姊不得不讓龍王魛與魔魁分別命喪兩人手裡。個人覺得砲羅陵姊不應該,砲黑白劍少更不應該。一切都是高層的隨心所欲,能怪角色?能怪編劇?編劇也要混口飯吃。

 

  那些整天砲黑衣砍劈龍王魛,白衣速殺魔魁劇情的人,到底有沒有去了解過幕後,君要臣死,臣不得死,黃董要魔魁死,魔魁不得不死。況且那時劇情也需黑白劍少來帶出風之痕的武學顛峰。那些為了砲而砲的人,還有那些連霹靂圖騰、龍圖霸業1+2的人都沒看過也跟著砲的人,到底是何居心。

 

  黑衣劈龍王魛之前,後者已重傷;白衣秒魔魁之前,後者亦也負傷,且兩人已過數招,白衣再藉風之痕的極速殺魔魁。我自認我沒護航,只是就事論事。

 

  我的確喜歡黑白劍少,但一向不盲目追偶像。認真來說我喜歡白衣勝過黑衣,黑衣只是愛烏及烏XD。聖魔時的黑衣出場後,我也是跟著罵的一人,但後來知道是復生的是假黑衣後,才感覺真正的黑衣成長許多。

 

  黑衣在歷經過江湖風雨後,心境上已有變化,個性不再似當初魔劍道太子的任性妄為。事實上在九皇座時期,妖后與黑衣雖被覆天殤控制,但那時黑衣的行事作風已有些改變,保護母后保護妹妹沙羅反而是他第一要務,而不是遇戰必殺或是盲目聽從覆天殤命令。

 

  聖魔戰時期的黑衣。雖然眾人尚不知他如何復生。但他隱藏自己身份,戴上母親師父兵燹的面具與裝扮,暗中觀察魔城的暗樁假黑衣的所作所為。最後在不讓假黑衣繼續對邪尊道造成影響後,將其殺除。

 

  而後來雖被紅流看出他已經當初與他們結拜的黑衣,但跟紅流的談話中,雖然剛烈直腸子的底性未改,但可感覺出他已變得深思熟慮,較為沉穩。

 

  若有虧待兄弟的地方,也會出口道歉。給妖后的信,用詞譴字也是不讓母親為其擔心(但妖后這個子控是不可能不擔心的。)

 

  在黑衣面對海蟾蜍的狂言狂語刺激,若是以前的他,早拿刀砍了這隻只會嘴砲,整天要戰友趕緊去死的蟾蜍。黑衣只回一句:「我接受你的安排,但不接受你的偏見。」....至此我真的覺得黑衣長大了。

 

  而後在明巒三勝,聖方人士可出結界後,也是趕緊回家阻止母親遷怒殺兄弟,並為其說項。妖后問起他在太荒神決有無受傷,他也只淡淡的回:「沒被派上場,所以沒事。」

 

  事實上黑衣在第一場就對上BOSS級強者鬼如來,受了重傷。

 

  為了不影響太荒神決,也擔心母親會因愛子受傷而殺上魔城整個邪尊道跟著陪葬,他選擇隱瞞自己受傷的事實。

 

  我想是當年羅陵姊將黑衣任性的個性寫得太鮮明太過出色,而現在成熟許多的黑衣,讓人落差太大反而無法接受(於是又開始砲編劇腦殘了...哎)

 

  沒成長的到底是黑衣,是編劇,還是為了砲而砲的中二戲迷?

 

  其實私心希望風之痕與白衣能出現,哪怕是出來客串一下也好,我想不止是喜愛他們的戲迷,連風叔小白兩人,也會很高興,見到當年任性的徒弟與倔強的皇弟,能有如此成長,該有多好。

 


  ps1.私覺得在龍圖霸業後期,小黑就已經有稍微改變了,是因為白衣捨命保護他與為他做的一切,皇兄的苦心,小黑還是能感受到的Q_Q

 

  ps2.也許砲戰文的砲友們會說我只是腦殘追星在腦補,就算是我自己腦補,我也不想再把劇情中的一切不合理怪罪在角色及編劇上。大家都很辛苦,何苦為難角色與編劇。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又重看了一次漠刀揹著御不凡回荒漠那段"今生不滅的友情",實在是…催人熱淚,這是我第六次看這段哭了。

 

  哎,每次聽到御不凡的BGM,心裡就犯堵,劍雪的寒梅映雪也是,超堵的兩首曲子,可今生不滅的友情,與吞佛劍雪的最終之戰,都是我看過最多遍的橋段,且每看必哭,聽到BGM心裡堵到受不了,還是繼續聽凌虐自己…

 

  另外我老覺得,御不凡叫漠刀名字的時候,聲音都超甜,甜到都感覺有愛心在螢幕上飄啊飄的(喂)黃大配的御不凡聲音真是太經典了,御不凡根本是在跟漠刀撒嬌吧哎唷喂,太閃了,這對閃到天怒人怨了

 

  今生不滅的友情,御不凡在漠刀背上的那聲"嗯",我依舊覺得很甜,但是不是單純閃光的甜,而是漠刀總是貼心到讓御不凡不知該說什麼好,為了漠刀的心意而感動,話語什麼的已經無法形容漠刀對他的付出了,只能逸出一句淺淺的"嗯",這聲嗯包含兩人相知相惜相陪相交的一切,早已分不清誰的感情付出較多,而是滿滿的體諒與體貼,讓螢幕前的大叔們心癢難耐啊,我想我永遠難忘記御不凡這聲甜而不膩的嗯聲。

 

 

  順帶一提我聽雅叔叔佛公子的BGM也會想哭,但是是"好聽到受不了"的想哭,尤其是副曲部份的笛音一響起,美到不行,美到痛哭流涕。想說怎麼有這麼棒的音樂呢。當然霹靂的好曲子太多了,不過能讓我覺得"美到根本不是曲子的曲子"就只有雅叔叔的BGM了。


  一整個完整襯托雅叔叔清新脫俗的氣質啊TvT



文章標籤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沒寫關於霹靂的帖子了

現在別說是吐槽,看片時我能否保持清醒都還是個問題

沒半條劇情支線,包括主線,嗯,有主線這種東西麼,能讓我不睡的


北川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