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無CP。

 

本來我只是想吐槽武僧俏的大佛珠,結果變成這樣0ω0

 

 

俏如來常年穿著的僧袍已有破損,除卻是父親難得所贈之物外,衣上作工精細,繡紋繁複又多覆薄紗,再怎麼留心也免不了數處勾裂,因此請託姚金池協助縫補。

 

見他如此心疼,又時值夏令,姚金池便替他做了套輕便的短版僧袍。

 

 

「俏如來大哥…嗯…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啊,對了!」

 

「真的…要這樣嗎?」

 

憶無心繞著剛換上新衣的俏如來轉了好幾圈,之後跑去跟姚金池咬耳朵。一向溫婉的姑娘神情微妙兼神色為難地望向一臉疑惑的俏如來。

 

「我聽腳仔王說有佛門前輩就是這種裝扮的,俏如來大哥應該也會喜歡~」

 

不明究裡的俏如來看著如此雀躍的堂妹只能微笑頷首。

 

「真的…好嗎…」

 

 

完成後俏如來對此並沒有太大反應,對他來說粗陋布衣或尊貴華裳兩相無異,如何綴飾更是身外浮雲,但有著熟悉之物總是令人安心,雖是顯眼了點,尚無礙行動。

 

 

憶無心閃著大眼極力稱讚自家堂兄,誇得俏如來連耳尖都泛紅,手指不自覺捲著過長的雪色髮尾,少女自告奮勇要幫忙打理,畢竟平時都是馬尾一綁簡單了事,細部修剪經驗不多,直到一旁收拾完桌上物事的姚金池見地上髮絲似乎越來越多,趕緊接手才阻止了一場災難。

 

 

俏如來軟聲安慰忐忑不安的堂妹,姚金池照著他現在的長度重新定了個他慣於梳理的髮辮,並替剛踏進房門便對大兒子新裝扮發愣的史艷文倒了杯茶。

 

 

 

 

 

 

 

 

 

 

以下彩蛋?

 

 

 

 

 

 

 

 

 

俏如來對新衣沒有要求,一切由她作主,早年競王爺衣著皆是由她親手縫製,是故男子衣物對她而言並無困難。端著原先的雪色紗衣沉思許久,中原氣候溫和,即使夏日仍舊長衫居多;苗疆雖乾燥風大,但悶熱時也有不少苗民與兵士短衫短褲,更為山林狩獵基本打扮。墨家鉅子身負九界和平之任,巡迴職責勞碌奔波,自是以行動方便為主。依俏如來性情形象,仍舊白袍基底墨色點綴,下襬的長度…嗯…

 

腦中一閃,苗疆民風開放,宮廷舞姬的露腹短衫與低腰膝褲一向獲得宴上賓客好評,大片裸露的肌膚令人浮想聯翩,纖細曼妙的身軀婀娜多姿,紗袖隨著舞步輕柔飄逸,帶起陣陣未醉先迷的惑人暖香。

 

這樣的裝扮,若穿在身形精瘦的俏如來身上似乎也…不…差…?

 

 

訝於自身奇思的姚金池捧著衣物的手抖了抖,但一時間又想不出其它式樣,再者此念一出猶在腦內紮根般縈繞不去,越想越合適,越想越頭疼,越想越冷汗直流,為防自己真的踏入歧途,最後,她將上衣與下褲的長度加長露出少許,顧及夜涼風寒又身為男子,取消裸肩,搭配領巾與連身兜帽,衣袖只顯外臂。舞衣多有繁複配飾,再參照原先舊衣綴以釋教特色,讓本屬簡單俐落的素色衣裝增添不少風采,引人側目。

 

 

姚金池略懷罪惡感看著試穿新衣的俏如來。後者雖顯訝異但也只是初時的不適應,何況又非女子,縱有裸露也不甚在意,反倒因此涼快不少。

 

 

 

與元邪皇一戰內傷未癒的俏如來,面色還有些蒼白,仍勾起溫和的笑容向她稱謝。被競日孤鳴戲稱天下第一家政的姚金池打量著他如瀑雪髮,思索若換個髮式盤高髮髻再特意梳落幾許搭上面紗……等等我在想什麼?她咳了聲,上前替還在穿護腕的俏如來理了理被衣帶夾住的袖擺。

 

 

 

 

───距無心提出她意料之外的大佛珠建議還有半刻。

 

 

 

 

=====

 

 

 

可能是我粉絲濾鏡開太強了,覺得沒有大佛珠的話,四版俏造型看起來很有舞孃風格呀>///<

四版俏的問題就是衣服太厚導致看起來太壯,露手臂其實還不算什麼問題,問題是手臂竟然跟佛珠一樣粗(男角戲偶底下應該都是同樣的胸肌腹肌手臂設定吧?),雖然是俏俏腦粉但我還是要笑哈哈哈俏如來你看看你穿坦裝還是吃土呀σ゚∀゚)σ゚∀゚)σ!

 

整體造型沒有大佛珠的話約有75分,有大佛珠只剩60分低空飛過,大佛珠實在是太出戲了,跪求下一檔出五版俏。

不求婚紗俏再現,只求恢復俏俏美貌可以嗎?

 

還有我一直覺得俏俏有堂妹這個設定好可愛(菁菁呢

女孩子都好可愛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翠行蒼澗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