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劇場給我的最終感想是這個:

 

pal0.png

 

 

 

俏如來:

「紅塵輪迴眾生顧,因果循環有定數,放下屠刀雖成佛,願墜三途滅千魔。」

 

俏如來:

「俏如來在海境許久,都快要變成一隻魚了,幸虧事情終於告一段落,才能出來透透氣,散散心。」

雁王:

「誰准你出來散心了。」

 

俏如來:

「雁王,又是你。」

雁王:

「(倒退一步)又!?又什麼又!?……說得好像你常常看到我一樣。」

俏如來:

「我本來就很常看到你,在片廠的本尊休息室,你的位置就在我的右手邊。聽說,那個位置,是你用兩顆斷雲石為代價,去跟硯寒清交換的。」

雁王:

「……唔!是硯寒清跟你說的?」

俏如來:

「不是,是玄之玄跟我說的。」

雁王:

「玄之玄…」

俏如來:

「因為,他上次跟我說,你用兩顆斷雲石,要跟他交換我左邊的位置,但是他不要。」

雁王:

「玄之玄這個不識貨的人,難怪他會這麼矮,鼻孔這麼大。」

俏如來:

「不要做人身攻擊。人矮,也是有自尊,鼻孔大,也是有人權。」

 


遠方的玄之玄:

「奇怪,最近耳朵怎麼這麼癢,難不成有人在說我的壞話…哈哈哈~趁俏如來今天不在公司,趕緊來他的休息室給他掏棒溜σ`∀´)σ!」

 


雁王:

「玄之玄若惹怒我,他輸不起。」

俏如來:

「重點是,你一直跟我跟這麼緊,到底要做什麼?」

雁王:

「嗯--有這麼明顯嗎?」

俏如來:

「如果是師尊,他就會說,你一開口,就讓空氣中彌漫愚蠢的氣息。」

雁王:

「你不是師尊,不准學他說話。」

俏如來:

「若思考是一種活著的表現,我真懷疑你是不是一具屍體。」

雁王:

「俏如來------」

俏如來:

「你簡直讓我不能呼吸!」

雁王:

「這是你逼我的,寰宇詔空,神物任化!(墨狂上手)」


俏如來:

「喝--(同樣化出墨狂)」

 


俏如來:

「聖印入劍,止戈流,開陣…!」

 

 

END

 

=======

 


各種尾行師弟的作為被發現,惱羞森77的大雁超有趣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覺得鼻孔玄你真的是吼,有夠傲嬌,左邊的位置通常是新郎的位置,難怪你死都不肯出讓XD!

大雁萬不得已,只好去威脅利誘硯寒清,加減換了俏俏右邊的位置。

ps.婚禮的話,西式:男右女左;中式:男左女右。

 

硯:斷雲石我是可以拿來幻化七大廚具嗎TAT!我真的不想跟這對師兄弟扯上關係嗚嗚T_T

 

師弟出門散心師兄發現沒跟到便急忙跟上。誰准你出來散心了下次出門要跟我說一聲知道嗎

 

大雁那個震驚反應超有梗,尾行到終於連遲鈍的師弟都發覺你總是跟著他……其實這可能也是大雁的目的。

雁:調教的過程也是一種樂趣。(滾


鼻孔玄你想在俏的休息室棒溜,這樣真的好嗎…尿味不是也可能會飄到你那邊去嗎…XDDD;

之後如果俏俏跟大雁發現是你,你就要被兩把墨狂獵殺了知道嗎(((゚д゚)))


俏到底多遲鈍!一個人跟你跟得這麼緊,除了貼身保鏢,就只剩真愛了呀(*´艸`*)(醒醒

還有俏你最後對師兄開止戈流要幹嘛,他是人族耶XDDD(重點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翠行蒼澗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