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到之前在伊莉上對"對戢武王殘殺事件的看法"所做的回覆,還真是…感觸良多啊。

  那時是太宮剛死,眾人一路躂伐玉姊,封給她無數腦殘稱號= =

 

----------------------------------------------------------

 

  其實玉姊會變成如今這樣也不是她願意的。大家都說戢武王從屠殺碎島全島男性之後,就一路腦殘了,但我覺得可以理解她的一切行為。

 

  就我個人來說,太宮死了讓我覺得很惋惜。也會覺得碎島不留任何男性(尤其是太宮啊,近期超愛的角色T△T)的做法有些極端,但可以理解與體會戢武王的行為。

 

  在這種近幾(說近幾都太謙虛,應該是完全了)扭曲的男尊女卑環境下,戢武王治理碎島的表現是眾人有目共睹的。隱藏性別的舉動也是為了期望有一天,能讓碎島女性的地位有所提升,因此隱瞞性別。

 

  我想她是想著就算到時被眾人知曉她是女王而非王,對照著自己所付出的心力與對碎島的貢獻,也不會太多受非議才是。(其實我想問的是:為什麼王樹生了女王,而長老們不知道?王在生下來後周遭的奴婢,難道不知道?沒有打算通報?也許是我看戲不認真,在此說聲抱歉,遺漏劇中有解答的部份,還望好心人士解惑>

 

  誰知身份暴露後,換來的是一連串的背叛,碎島男性深受王樹殿長老灌輸的思想與價值觀影響。連絲毫的寬容都不肯給予她。(太丞喊玉姊”賤女”時,我的心也跟著冷了。)

 

  就像現今的社會一樣,當你做了一百件好事,也抵不上你曾經犯的一個錯誤。更何況戢武王的錯誤是碎島思想扭曲所形成的,而非她本身的過錯。

 

  所以親妹妹代替她慘死,她只能淚眼遙望;就因為身為女性,身為王,她不能跟妹妹相認,她不能追尋自己的愛情,最後,連自己唯一的親人,無辜的生命,都保護不了。

 

  她的恨她的痛她的淚,我想只有身為女性比較能夠理解她的感受。就算現在是提倡兩性平等的現代社會,但儒家思想是不是依舊持續影響現代人男尊女卑的觀念,我想各位女性道友應該多少會有感觸>

 

  雖然我不能肯定如果跟她站在同樣立場,是不是也會做跟她同樣的事,但那種用盡心血努力換來的代價,卻是刻骨銘心的傷痛。

 

  戢武王說,她不是一島之聖。既然不是聖人,那麼就會有自己的心,試問一個人心受傷時,人心是肉做的,會痛,會流血,就算理性再怎麼跟她叫囂,要為了碎島的未來,碎島的全體利益著想。(其實還是看得出來,玉姊再生氣,也還是有想到太宮之能。不管是救命之恩還是顧及以後碎島重整及發展,留下太宮是明智之舉。)但感性卻不時提醒著她:親妹之死,女位低下,就算留下男性,男性極有可能表面服從背地搞鬼,與其如此,不如全殺重洗。

 

  我想太宮除了遵從神覺,另外也是看重戢武王的全面能力,所以對王伸出援手。卻沒想到王的悲痛已經超越他所想的太多(我想,這方面就是太宮身為男性與玉姊身為女性,兩者在情感上的認知差異)。王樹滅(王樹其實還是可以成為日後控制民心的一種象徵物,留著其實還是有用處。)、碎島男性全滅,唯獨留下他一人(依太宮的智慧與謀略,應該還是有辦法處理底下人群對”女”王的不滿)

 

  我想對於太宮來說,神覺與智謀可說是太宮最重要的能力,太宮自身的驕傲也是由其兩項發展而成的。可神覺被當做救他一命的救命符,智謀料算不到戢武王的極端。像太宮這樣優秀的人,其自尊心也是很高的,雙重打擊之下,至少最後,他還是想維持身為男人的自尊與榮耀:既然男性都得死,那麼我也不該例外。(一猜是為了自尊,二猜是為了王的威嚴)但太宮就算是死也還是為了碎島著想,留下妹妹符應女來輔佐戢武王。(月刊提到的)

 

  霹靂看久了,會覺得現在的劇集比較強調主將/角色個人魅力,相對於組織的部份便薄弱許多,一個組織的緣起緣滅通常跟組織裡叫得出名字的人數有關(咳)。於是在戢武王殺男留女的舉動,統合平時非戰力的臨時戰力下(實際戰力目前只有玉姊、雙姬、符應女),可以預見碎島線最後會轉成玉姊在苦境追殺師尹與跟劍之初的互動,而整個碎島可能…嗯,希望編劇可以給玉姊好的收場(領便當領的好也是好收場的一種Q△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翠行蒼澗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