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舊文,可能傷眼。

2.半架空。

3.黃金中心。

4.本來是誕文但時常趕不上乾脆一人一篇了。

5.部份人名採用中國譯名(覺得唸起來跟日文原音最相近,當然台灣中譯也是ok的XD)。

 

 

 

 

 

 

 

Cancer-迪斯馬斯克篇


一、

 


迪斯馬斯克發現自己是睡在地板上的。

 

正確來說,是睡在一件順著床至地板,呈圓弧角度的黃底紅白碎花紋的棉被上。

 

他茫茫然的坐起,抬起短短符合五歲男童長度的左手食指,刮了刮臉。心裡想著:我為什麼會睡在地上呢?我不是睡在床上嗎?為什麼不是在床上而是在地上?

 

正當他圓圓的小屁股打算繼續蹂躪底下那件棉被,讓它的皺摺更多時,一位紅髮女子走了進來,看到他的樣子,先倒抽一口氣。



然後



「小迪!媽媽不是說睡覺要睡床上,你睡在地板上做什麼!?就算鋪著棉被也不行!睡在地板上會得濕疹的你知不知道!?」

 

雖然迪斯馬斯克不知道這個從他一出生開始就在一旁照顧他的女人口中說的濕疹是什麼東西,但他知道她只要一開口嘮叨起碼也得花上半小時才結束。

 

要不是後來迪斯馬斯克的爸爸出現在房門口阻止妻子對兒子的碎碎念,不然他現在不可能坐上每天早上到他家門口的幼稚園校車。



迪斯馬斯克覺得肚子有點痛痛的,他不知道原因,也許是剛剛被媽媽硬逼著一定要在家裡吃完才能去上學,害得他只能將食物硬塞進嘴裡配著牛奶咕嚕幾聲吞下去的早餐有點問題吧?待會問問撒加哥哥看看,撒加哥哥很聰明,他一定知道為什麼肚子會痛痛的。

 

他用那他看起來有點細長的眼睛環繞了跟他一起搭校車的人。

 

首先是這個從自己一上車便自動靠過來,把自己的右肩當做倚靠點的男孩。男孩有著一頭漂亮的湖藍色長髮,白皙小巧的鼻尖正微微的起伏著。

 

當然,迪斯馬斯克不知跟他說了多少次他不是靠枕更不是抱枕,但美麗的男孩甩都不甩他,依然故我。而迪斯馬斯克之所以放棄抵抗的原因是,撒加哥哥對自己說,迪斯,你年紀比阿布大,所以你是哥哥,要照顧弟弟哦。

 

於是一付責任感油然而生。我是哥哥耶,嘿嘿。獨生子的迪斯馬斯克對於有弟弟需要自己照顧感到自豪,儘管這個弟弟老是給他添麻煩。

 


一個有著寶藍色大捲髮的小男孩,正趴在一個金棕短髮,身材高眺的少年腿上。小男孩其實睡的很不安穩,雖說司機的開車技術並不差,但路面偶爾的大巔簸避免不了的讓小男孩的頭在少年腿上上上下下。而少年也只是儘量調整讓他舒服好睡的位置。

 

另一個跟自己情況一樣,被當做靠枕,留著俐落黑短髮的男孩,正襟危坐加上面無表情地看著窗外風景。

 

一絲紅髮隨風搔過他的鼻下,癢癢的,下意識地抓了抓,靠在他身上的人隨著這個動作差點滑下,幸好,男孩及時調了位置,並沒驚醒石青髮男孩。

 

這兩個男孩,一個叫修羅一個叫卡妙。兩家是鄰居,又上同一個幼稚園,所以總是一起上課,修羅也是個被賦予要照顧弟弟使命的可憐孩子。他這個弟弟跟那個總是讓迪斯馬斯克生氣的弟弟不一樣,很乖很好照顧。只是他和阿布羅迪一樣有低血壓,早上總是得到了幼稚園才能清醒。

 

至於那個寶藍大捲髮的男孩,純粹只是因為賴床愛睡覺罷了。

 

黑髮的司機對於這種眾人皆睡我獨醒…啊不對,還是有三個人是醒著的,但秉持著「睡覺的人最大」原則,沒有人發出任何說話聲的情況感到很滿意。

 

聽說其它幼稚園的司機說車上的小朋友老是又吵又跳又鬧的,有時連照顧的老師們也很難管,使得他們開車的同時都還得忍受噪音。

 

司機有著一張校臉,加上身高未達180公分,他不說絕對沒有人相信他已滿30歲,反而都以為他只是個普通大學生。粗濃的黑髮黑眉與黃種的皮膚可知他來自東方。但為何一個正值青年的男子會當一個校車司機?

 

這就要從他的死黨兼損友說起了。

 

那位友人的父母在一個世界著名的集團裡工作。集團經營的事業很多,在教育這一環從幼稚園到研究所都有設立。

 

最特別的便是幼稚園這部分,有傳說說這所幼稚園只招收由星辰選定的孩子。

 

聽起來很浪漫,但很多人覺得是很可笑。

 

由天上的星星選?這是科學的時代啊,各位看倌~

 

而且每次新招收一批學生,都會等到這批學生全部畢業後才會招收下一批。所以到了一定時間幼稚園便會出現只有大班學生而沒有小班學生的情況。

 

但並不會有只有小班無大班的情況,通常被選進大班的孩子的父母都會讓他們的孩子離開原本的幼稚園。畢竟,能將孩子交給知名集團旗下的幼稚園,想必會受到頂級的精英教育吧。

 

集團將招收學生一事全權交給幼稚園園長處理,除了園長自己,沒人知道招收的標準為何。

 

恰巧這任的園長就是司機的友人。

 

童虎也問過他是怎麼選擇學生的,那位友人只斜睨著眼看他:「這是秘密。」

 

所以說,童虎只知道每次招收學生不能超過10位,其它更細節的事,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司機這個職業聽起來似乎是錢少事多絕對不會離家近的工作,但童虎可是年收百萬的高級司機呢。

 

明明都是中國人,卻長的比他高,有著酒紅眼眸的史昂在他大學畢業時要他來當幼稚園司機時,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

 

開開車戴戴一些小鬼就可以年收百萬,現在還有這麼好賺的工作麼?

 

可是事實證明,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童虎發現他除了司機一職以外,還兼任幼稚園負責伙食的廚師,有時還得澆花整木、刷壁修物、採購睦鄰(?),甚至連垃圾也是他倒。總而言之,什麼都做。

 

而什麼都做的工作用一個名詞來說就是:雜工。

 

誤上賊船誤上賊船,童虎在心中不禁又嘆了第n次氣。

 

 

二、

 


迪斯馬斯克用自己另一隻沒被枕到麻痺的手將自己的鞋子排放的整整齊齊,忽然有個人未到聲先到的藍色旋風出現在他面前。

 

「哈哈,小蟹弟弟,你怎麼還在這,大家都進去囉!」

 

「我不是螃蟹啦!」迪斯馬斯克用小手槌打這個臉明明長得跟撒加哥哥一樣,但個性卻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加隆哥哥。

 

某次午睡時,一向淺眠的撒加聽到有細微的腳步聲,發現迪斯馬斯克正穿越午睡房往教室的方向……沒醒,這孩子會夢遊啊。睡一旁的艾俄洛斯也醒了過來,『怎麼了?』順著撒加眼神看去,只看到迪斯馬斯克用橫向方式走路。『而且腳還不會打結,也不會踩到人,太厲害了。』被兩人吵醒的加隆如是說。

 

卡桑太太的確說過迪斯馬斯克會夢遊,但卻沒說過他是用橫走的方式夢遊。

 

此後,迪斯馬斯克就被賦予一個綽號,叫做螃蟹。

 

「哈哈哈,你本來就是,迪斯小蟹,今天是…」「啪!」

 

「加隆,你剛剛想說什麼呢?」

 

一頭青綠長髮高高紮起,更顯得身材高眺的史昂拿著一把大白摺扇,往加隆的頭狠狠地敲下去。

 

「沒…沒什麼啦,我什麼都沒有說。」打哈哈的加隆顧不得頭上的疼痛,抓起迪斯馬斯克就往裡面走「老爸,我帶小蟹進去啦。」

 

停好車的童虎走進來便看到史昂這副拿著紙扇抱胸的畫面,搖頭嘆氣。「你又在小孩子面前使用暴力了,這樣怎麼教育孩子啊。」

 

「有麼?你哪隻眼睛看到,啊?童虎?」史昂勾起抹笑,眼波柔柔流轉,但在童虎看來卻是山雨欲來之勢,令人不寒而慄。

 

「你別一大早就這麼恐怖好嗎…行!我什麼都沒說,待會我就去買中午料理的食材。」

 

看著史昂朝他逼進決定早點開溜,但史昂悠悠然地開口:「我也一起去。」

 

「啊?」下一秒接:「不可以。」

 

「為什麼不可以?又不是沒跟你去過。」史昂歪著頭問。

 

「因為…每次你跟去,市場的大嬸們會以為…」

 

「以為什麼?」

 

「以為…你是我老婆。」汗,他終於說出來了,並且做好被史昂KTV三重奏的準備。

 

沒想到史昂只是無聲地笑了下。

 

「我本來就是不是嗎?」

 

「你還給我開玩笑!都是有你在,害我行情大跌,一個好好的黃金單身漢就這麼被你毀了~~~!」

 

「你什麼時候有行情了,我怎麼不知道?再說,你是個有家累的人,行情?哼。」

 

「……你不也有嗎。」

 

 

三、

 


迪斯馬斯克被加隆帶到大班教室,大班的其它三名學生都到齊了,只是另外有個小班學生在這顯得異常突兀。

 

一個紫髮的孩子整個人趴在一個金髮男孩身上。聽到紫髮孩子的呵呵笑聲,男孩微彎嘴角睜開湛藍的雙眸。粉紫與流金的髮糾纏在一起,形成極為和諧的美麗畫面。

 

「穆。」

 

撒加走到彷無旁人存在的二人面前,微風拂煦般溫柔的笑容在俊秀的面容上盪漾開來。

 

「該回小班囉,待會再跟沙加玩好麼?」

 

被稱做穆的孩子乖乖地從金髮男孩身上下來,撒加將他有些凌亂的髮以指代梳整理了下。

 

「穆。」沙加拉過穆的手,在他手裡不知放了什麼,穆又開心地笑了笑,跟著撒加回小班去了。

 


「小魚你做什麼啦!」

 

原本在一旁看著的阿布羅迪將雙手搭在迪斯馬斯克的肩上,像似要模仿剛剛穆的動作,但他只是捏了迪斯馬斯克的肩膀一下,然後用美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迪斯馬斯克想把他摔出去的臉。

 

「媽媽說這叫按摩,可以讓身體舒服的軟綿綿的,你有沒有覺得軟綿綿?」

 

小迪斯馬斯克約1歲的阿布羅迪,平常最喜歡跟迪斯馬斯克一起玩耍。

 

雖然同為大班又早熟的修羅覺得迪斯馬斯克不是跟他一起玩而是被他玩。

 

「很痛耶!」

 

「媽媽說按摩會痛的話,就是肌肉僵硬。」

 

「肌…肌肉僵硬是什麼?」

 

阿布羅迪這時也啊了聲說:「是啊,肌肉僵硬是什麼呢?」

 

媽媽說給他聽時他只點了頭代表知道,但卻還沒想過肌肉僵硬是什麼意思?

 

一旁的修羅知道肌肉是指什麼,但他不知道僵硬是什麼意思。



三人頓時視線全射向沉默的沙加,沙加原本睜開的眼又閉了起來,淡淡地說:「說了你們也不懂。」

 

「你沒說又怎麼知道!臭屁什麼!」

 

迪斯馬斯克一向看這個聽說是什麼神佛轉世的沙加不順眼,現在沙加又用一副跩個二五八萬的態度影射他們理解力太低,讓他非常的不高興。不過小孩子是不會懂的這麼複雜的詞語的。

 

迪斯馬斯克只是覺得:沙加好討厭!

 

「小蟹和沙加,你們兩個不能吵架,要乖一點!」

 

平常小孩子們吵架打架難免,而通常會在一旁搖旗吶喊加油聲不斷的加隆,今天竟然上前調解…以艾俄洛斯的話來說就是:大概是哪條神經斷了沒接好,不正常不正常;以撒加的話來說就是:你真的是我弟弟麼,該不會是冒牌的吧?

 

本來在互瞪的兩人(其實只有迪斯馬斯克單方面的),將頭往旁一擺,誰也不看誰。

 

「加隆哥哥,」阿布羅迪拉了拉加隆的褲管,「為什麼不讓他們吵架呢?」

 

「小魚,你這麼希望他們吵架嗎…|||」小魚是阿布羅迪的暱稱,阿布羅迪的爸爸在家裡養了很多魚,他也很喜歡魚,所以被大家叫做小魚。

 

「加隆,園長要你去一下。」

 

剛帶穆回小班的撒加又回來了,手上還抱著幾個畫板與畫具。

 

「哦,好,老哥,這裡交給你了~」

 

「本來就輪到我來大班上課,什麼交給你了…」

 

「好啦。」經過撒加身旁時,加隆低聲說了句:「待會別讓迪斯與沙加坐一起啊。他們倆剛犯著對方。」

 

撒加抬了邊眉毛,待加隆把門關上,將手上東西一一發給他們。

 

「好,各位小朋友,今天早上的美術課,有兩個主題。第一個:我的家人,第二個:我最喜歡的朋友,可以只畫一個人,也可以畫很多人。畫的最好的人會有小禮物哦。」

 

「禮物?」

 

「是什麼禮物啊?」

 

「這個嘛,畫的最好的人就會知道獎品是什麼了。來,每個人找個地方坐著畫畫,小心別畫到地板上去哦。」

 

撒加到每個人的身旁幫他們的調色盤調好基本顏色。由於水彩不像彩色筆或是蠟筆屬於油性繪具,所以又再次叮嚀他們水彩的使用事項。

 

時間順著太陽的移位一分一秒的流逝。在靜謐的空調房中,窗外的蟬鳴聲格外明顯。

 

坐在一個可環顧整間教室的位置,纖細的畫筆在修長的手指引導下落下無數線條。

 

望著畫中之人,浴在穿透落地窗透射過來陽光下的撒加,表情越發柔和。

 

稍洗畫筆,想再沾下一個顏色時,忽然聽到類似嘩地水聲。

 

阿布羅迪剛剛畫完最後的媽媽,拿起自己的畫,很滿意地點了點頭。之後又在上面寫:阿布羅迪愛爸爸、媽媽與哥哥。拿起顏條擠新的顏色時,看到坐離自己不遠的迪斯馬斯克正一臉皺眉的看著自己的畫。

 

抬頭看了眼畫得認真的撒加,好奇的阿布羅迪不發出聲音地爬向迪斯馬斯克。「你畫什麼啊?」

 

正專注想著高跟鞋怎麼畫的迪斯馬斯克,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一跳,下意識右手往旁擺去,卻撞倒洗筆袋,結果五顏六色的水不僅灑到畫作上,也濺在迪斯馬斯克的大腿及衣褲上。

 

「啊…!阿布羅迪!你做什麼啦!」

 

辛苦的畫作就這麼毀於一旦,迪斯馬斯克非常生氣。沒錯,氣到平常就已顯上揚的髮梢似乎更筆直了一些。

 

「都是你的害!我的畫啦!」

 

 

事情發生的太突然,阿布羅迪不知該怎麼辦時。一向被捧在手掌心的他從沒被父母罵過。此時逢迪斯馬斯克大聲呵斥,委屈的眼淚頓時水亮亮地掛在眼睫毛上。

 

「我…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說對不起有用嗎!?我的畫沒了啦!都是你的錯!」

 

「嗚…嗚嗚…對、對不起,小蟹…」

 

「不要叫我小蟹!!!」

 

「迪斯,不可以這麼大聲。」撒加安慰地拍拍阿布羅迪的頭「好了,阿布,別哭了。迪斯,快向阿布羅迪道歉,你嚇到他了。」

 

「我不要!我的畫被他弄濕了,是他的錯!」

 

「迪斯!」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

 

上完洗手間的艾俄洛斯路經大班門口,聽到阿布羅迪的哭聲。

 

「艾俄,你來得正好,幫我安慰阿布。我帶迪斯去換衣服。沙加、修羅,你們兩個幫忙拿抹布來擦一下這裡好麼?」

 

「嗯,你去吧。」

 

「嗚嗚,大艾哥哥,人家不是故意的,嗚嗚嗚…」

 

「唔,好好好,阿布先別哭,跟大艾哥哥說發生什麼事好嗎?」

 

抱著阿布羅迪,輕拍著他的背。阿布羅迪抓著艾俄洛斯的衣服哭個不停。

 

對沙加點點頭,沙加嗯了一聲後,修羅跑去加入安慰阿布羅迪的行列了。

 

 

迪斯馬斯克在浴室裡換上撒加從準備室拿來的預備衣物,嘟著嘴一臉生氣地盯著浴室的布簾看,就是不看撒加的臉。

 

「迪斯,我說話你有沒有在聽。」

 

「我不要我不要,撒加哥哥為什麼我要跟他道歉,明明是他的錯耶!是他害水袋打翻的!」

 

撒加將迪斯馬斯克換下來的衣服先泡在水盆裡,略彎下身與坐在浴缸邊緣的迪斯馬斯克對視。

 

「迪斯,阿布嚇你因此害你打翻水袋是他不對,但你不該這麼大聲罵阿布,你知道嗎。」見迪斯馬斯克想說什麼又縮了回去,撒加繼續說:「阿布羅迪年紀還小,他也知道自己做錯事,而且也跟你說對不起了。迪斯馬斯克,你不是答應撒加哥哥說會當一個聽話又懂事的好孩子嗎?再說當哥哥要照顧好保護好弟弟,而不是很兇的罵他,知不知道?」

 

「…」

 

「迪斯?」

 

「…」點頭。

 

「好孩子。」笑。

 

 

雖說迪斯馬斯克聽了撒加的話後很想跟阿布羅迪道歉,但回到教室後卻發現阿布羅迪不在。問了修羅,修羅說跟艾俄洛斯不知去哪了。非常鬱悶的迪斯馬斯克接過撒加遞來的新的畫紙,可是他不想再畫,於是走到被主人丟下的圖畫前,戳戳畫中的阿布羅迪。

 

「你去哪裡了啊…」

 

 

四、

 

 

到了中午迪斯馬斯克還是呈生氣狀態。

 

討厭,臭小魚到底到哪去了?

 


撒加好笑地看著獨自一人嘀嘀咕咕的迪斯馬斯克。

 

「迪斯,你肚子不餓麼?」

 

迪斯馬斯克這時才發現整個大班只剩他和撒加二人在而已。

 

「走吧。」

 

 


「HAPPY BIRTHDAY!」

 

禮炮的彩帶落了迪斯馬斯克一身,他呆愣地望著微笑的紅衣女子與白衣男子。

 

「爸爸!媽媽!」

 

迪斯馬斯克非常驚訝,以至於又讓加隆在他身上落下一堆彩帶彩紙。

 

「小迪,有沒有很驚訝?媽媽和爸爸為了你特地請假二小時哦!生日快樂!」

 

「小蟹弟弟,生日快樂啊。」

 

加隆抓起迪斯馬斯克飛快地轉了幾圈,迪斯馬斯克暈著頭還來不及抱怨就被幼稚園的同伴們圍住。

 

「迪斯馬斯克,生日快樂!」身材在孩子們中最為魁梧的亞爾迪巴朗宛如自己生日般高興。

 

「這個送給你。」修羅拿出一個白色綠緞帶禮盒,方方正正的猜不出來是什麼東西。

 

「這是我和妙妙一起送給你的,小蟹…哎喲,妙妙你打我做什麼啦~~~」拉著卡妙跑過來的米羅,很有活力的塞給迪斯馬斯克一個大包,但不知為什麼卻被卡妙敲了下頭。

 

「生日快樂,迪斯。沙加,來嘛~」穆的手另一端牽著沙加。

 

「…生日快樂,迪斯馬斯克。」

 

「嘿嘿,小蟹,生日快樂。」艾奧里亞蹦蹦跳跳地從童虎身上下來,「這個送你。」禮物上面沒有包裝,光碟外盒寫著"碰碰碰3",好像是個遊戲。 「下次我到你家一起玩好不好?」

 

迪斯馬斯克左看右看,就是沒看到那隻湖藍色的小魚。



諾嫚.卡桑看著兒子失望的臉,對藏在丈夫後面的小孩說:「阿布羅迪。」

 

阿布羅迪以緩慢的步伐走來,眼尖的穆要其它人讓出一條路。

 

「那個…小蟹,對…」「對不起,小魚!」

 

迪斯馬斯克緊張地注視著又呆掉的阿布羅迪。

 

「我不該那麼兇的…」

 


艾俄洛斯突然開始鼓掌,身旁的撒加也跟著鼓掌,之後全場的人全都跟著鼓掌。

 

「生日快樂!小蟹!」

 

伴隨著純真的笑容,迪斯馬斯克收到一張阿布羅迪畫給他的畫像。



標題:我最喜歡的朋友。



「小迪,來切蛋糕哦!媽媽特地去訂作了螃蟹形狀的蛋糕哦!你看,可愛吧!」

 

「媽媽,我不是螃蟹啦!」

 

「螃蟹生活在水裡,魚也是生活在水裡,所以我們是好朋友,對不對,小蟹?」阿布羅迪搖著他的手說。

 

 

…迪斯馬斯克忽然覺得,被別人叫做螃蟹,好像,也不是這麼壞的一件事嘛?

 

 

 

《完》

 

晚了蟹誕幾天,迪斯我對不起你啊~還讓其它人搶戲T-T

小孩子就是這麼的天真純潔,多美好的友情啊(噓)

KTV三重奏就是指:K你一拳、T(踢)你一腳、最後再擺個V的手勢…(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翠行蒼澗

袖風不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